转到正文

存档

标签: 邱卓成专栏

邱卓成游戏简介

《Dominant Species》的主题很罕见,描写各类动物在冰河世纪来临时如何求存、如何竞争、如何适应不断变化的环境。每个玩家扮演一种动物类别(例如哺乳类、鸟类、昆虫类)。一开始所有玩家所知的地理范围很小,而所能够适应的环境元素也很少。每种动物类别会渐渐进化,学习适应新的环境元素,或对已经适应的环境元素适应得更好。玩家也会改变地球的环境。一开始只有一块冰原,可是它会渐渐扩散,让环境变得越来越难居住。玩家也会去发现新地域,寻找适合自己的动物族群生活的地方。动物在进化,地球环境在变化,玩家通过各方式得分,最后最高分的人赢。

游戏中最重要的两个观念就是适应力(游戏中叫Dominance)和群众力(游戏中叫Domination)。计算适应力,要比较玩家的动物类别所能够适应的环境元素,和地块上的元素。如果适应力比其他同在的动物类别高,就叫做有适应力优势。计算群众力比较简单,只需要比较地块上动物数目。群众力重要在每次有做地块计分,是比较群众力来得分的,而适应力是地块计分后用来决定谁可以拿优势牌。优势牌有各种不同的效果,有些是影响很大的,有害人的也有帮自己的。

Dominant Species

游戏开始。这是基本设置。

Dominant Species

我的动物类别是两栖类,基本适应能力是三个水,所以只剩下三个空位可以适应别的环境元素。其他的动物的基本适应能力只有两个元素。

游戏的机制是工人指派(是不是可以这样翻译worker placement?)。图板的一边列出一大堆各式各样玩家可以执行的行动,每一种都有一些空位可以下棋子。每一回合开始时玩家轮流将棋子放在这些空位上,放完后就从上至下一个一个执行。这很像《帝国时代3》(Age of Empires III)。除了前面说过的动物可以适应新的环境元素、发现新地块、冰原扩散,还可以更改地球上的环境元素、可以繁殖、可以杀死别的动物、可以迁移。这些行动中有些可以得分。地块计分也是可以执行的行动之一,每次执行只可以选一个地块,所以执行玩家通常会想选一个自己适应力优势和群众力优势都有的地块。

Dominant Species

这是工人指派(worker placement)的部分。黑眼睛标志就是可以放工人的地方。

有些情况之下动物会退化,也就是变得无法适应一些元素。这可要提防,因为如果有些地块已经没有自己的动物可以适应的元素,在那里的动物将会绝种。每一个玩家的动物数量是有限的,所以如果死太多,会变得没得生。

游戏在冰河世纪牌执行后结束,而这张牌是优势牌牌叠最底下的一张牌。所以游戏的快慢是玩家能控制的。优势牌用得快,游戏就比较快结束。游戏结束时,会有两个很重要的计分,一个是计算每一个动物类别在多少个地块上有适应力优势来得分(最高可得45分),另一个是每一个地块都做一次地块计分(也就是比较群众力)。

Dominant Species

有些环境元素如果没有被用掉,会继续留在图板上,影响下一回合。例如这里有一个太阳元素在退化(Regression)格子里。上一个回合它是在适应(Adaptation)格子里的,可是没人拿,就会掉到退化格子里。这一回合有太阳元素的动物会退化,会少一个太阳元素。

游戏体验

我、Allen、阿Han玩了两次。第一次我是两栖类、Allen是爬行类、Han是鸟类。第一次玩对于适应能力比较粗心,我有很多动物因为无法适应环境而绝种,当中包括被别人害的。我勉勉强强跟得上分数,不过图板上的状况不太好。我比较少做发现新地块和冰原扩散的行动。这些是有分拿的,虽然每一次的分数不算很多,可是累计起来也不少。我往往沦落到要攻击阿Han和Allen,以减少他们动物的数量。不过每一个攻击行动最多也只能杀三个动物,所以他们都费事(懒得)跟我斗杀。在食物链(food chain)里我的两栖类是排行最低的,所以每次做地块计分的时候我会比较吃亏,因为如果动物数目一样的话,食物链上排行高的动物类别会排前面,拿比较高的分数。我到游戏中段还能跟得上分数,是因为别人选择做地块计分的地块,我往往都是动物数量排第二的,所以也有分拿。

Dominant Species

游戏刚刚开始没多久。冰原(白色比较小的地块)已经开始扩散。

大部分时间Allen在分数上领先。不过接近尾声时的适应力优势计分,阿Han有很多地块都有适应力优势,分数大跃进,超过了Allen的分数,最后取得胜利。阿Han的适应力政策是“专”。他所控制的鸟类一开始就已经适应两个果子环境元素。后来他还继续选择把果子适应力加到他的鸟类上,所以有果子的地块,大部分都是他取得适应力优势。起初我们看不出那环境元素是果子,乍一看有点像胸围,所以我和Allen都叫阿Han胸围之王。

Dominant Species

黄色胸围。

这一局里最抢手的行动是地块计分,因为除了可以选择哪一个地块计分,还可以执行优势牌。优势牌有的时候是很厉害的。所以做地块计分有多重意义,可以利己(得分也好、选优势牌也好)、可以减少别人的获益、可以害别人、可以保护自己不被别人害。有的时候就算帮不到自己、害不到别人、只拿来保护自己也是值得的。我在想别的人是不是也是这样玩,是不是我们把这地块计分的重要性看得太高了。

Dominant Species

接近尾声。你看阿Han的黄色圆椎形,好多啊!

Dominant Species

海洋(深蓝色)是可以生很多孩子的地方。

第二次玩,我们玩另外三种动物类别。阿Han是哺乳类、我是蜘蛛类、Allen是昆虫类。这一次我们不用基本的游戏设置,而用乱数设置,这样可以比较多变化,而且也没有那么麻烦。这一次我们学乖了,比较少犯错,所以分数一直都相差不远。虽然是第二次玩,我们还是玩了两个半小时,和第一次差不多。这游戏里可以做的事很多都会有很大的影响,所以很多事都必须一步一步地做,不可以同时进行。我和阿Han、Allen玩游戏时很常喜欢同时执行行动,因为可以省很多时间。在《Dominant Species》里就比较少机会用这招了。

Dominant Species

第二局我们用乱数设置,地块和环境元素的分布不平均。

阿Han上一次凭适应力优势得分拿了45分(满分),所以这次我记住要提防他。可是结果还是被他拿满分,因为他的适应力和地块元素调整还是做的比我们好。不过这次我选择了专注冰原生还牌得分,拿了很多分。这张冰原生还牌是每一回合交给冰原上最多动物的玩家的,而该玩家可以得到的分数就看有多少块冰原上有他的动物。所以游戏初期这张牌不值多少分,可是后期可以很高分。我是靠这张牌拿了几次二十多分,最后胜出。

这一局里其中最毒的两着都是Allen下的。游戏第一回合他执行了一张枯萎牌(优势牌之一),把中央地块的五个环境元素丢掉。这把阿Han害得很惨,因为被丢掉两个他需要的元素。Allen自己则无关痛痒,因为被丢掉的元素没有一个是他需要的。到游戏后期,Allen做了一次荒地行动(Wasteland)。这次是害了我。荒地行动是可以把所有冰原上的一种元素丢掉,而他选择丢掉的太阳元素是我所需要的。突然间我的一些动物要面临绝种危机,我的适应力优势大减,而且如果冰原上的动物死了,我的冰原生还分数会少很多。幸好那回合里我有做发现新地块,而就是这新地块救了我在两个冰原上的动物,因为我把它放在那两个冰原旁边,然后添一个我的动物类别所需要的元素。而且那新地块是沼泽,是分数很高的。那时候阿Han和Allen附近都没有动物,所以有两个回合是我在那里独自得分。

Dominant Species

Allen用这张枯萎牌害得阿Han很惨。

Dominant Species

接近尾声。这一次多数地块都有所有类别的动物。

邱卓成

不要以为我在做黑社会谈判,“我要你赔偿六万块,一分钱都不能少!”。我只是在算怎样做六次迁移来保住冰原上的领先位置。

游戏简评

有人说《Dominant Species》是很复杂的游戏。其实它不算太复杂,只是游戏中的很多行动都是影响很大的,所以变得玩家要考虑很多后果。每一回合开始,都要好好分析新的优势牌可能造成的后果、分析图板上的状况、分析各种行动的重要性和紧迫性。这游戏是全公开资料的(open information),所以要算的话,所有可能性都可以算得出来,不过要这样做的话那游戏可要玩到天亮。所以我比较喜欢一半靠快速分析,一半凭直觉做决定。

有人说游戏很混乱(chaotic),我不赞同。游戏中往往会有很大的变动,可是这些都是玩家推动的,大部分的事情都是在玩家的掌握中的,只看你决定优先做什么事。游戏中的乱数成份其实不多,只有优势牌出现的顺序,还有可以选择的环境元素。而这些在每一回合开始时就已经定下来了,大家都可以按照这些公开资料去计划要做什么事。

计算适应力优势是有点麻烦,难怪需要用圆锥形来做记号。有了这些圆锥形,还是需要常常重算,看看是不是需要更新。我个人认为麻烦不是大问题,只要游戏好玩。有人说游戏配件差,我觉得没问题,最重要是实用。只要不太丑就好了。我完全不觉得《蒸汽世纪》(Age of Steam)的配件有什么问题。

《Dominant Species》可以说是个区域竞争(area majority)游戏,因为群众力的斗争其实就是区域竞争。我通常对区域竞不太感兴趣,可是《Dominant Species》还有很多很有趣的机制,我觉得是一个很不错的游戏。

游戏结束时的两次主要的计分是很重要的,所以玩家必须好好准备。整个游戏都朝向最后这高潮,所以玩家必须有长远目光。游戏玩起来可以很残忍,有的时候绝情的一着可以把对手害得很惨,真的可以搞得人家绝子绝孙。要有心理准备啊。生存游戏,本来就应该是斗得很激烈的。

邱卓成Fantasy Flight Games在今年5月9日的时候宣布旗下桌游Merchants and Marauders已经销售一空。专栏作家邱卓成给大家带来其评测,可以让你更好的了解到这款游戏的魅力。目前北美玩家可以在Noble Knight Games上购买,售价为64.95美金。

游戏概况

《Merchants and Marauders》直接翻译应该是"贸易商与掠夺者"吧,也就是商人和海盗。这是个以中美洲海盗最猖狂的时代为背景的游戏。玩家可以行商、可以当盗、也可以黑白都干。

游戏开始,每个玩家抽一个船长角色。每个船长都有不同的优缺点和特殊能力。抽了船长就选船。有两种小型船可选,一种适合强盗、一种适合商人。游戏中可以做的事很多,可以买货卖货、打劫商队、攻击其他玩家或非玩家船只、装备船只、修复船只、更换船只、认领任务、跟进谣言等等。要赢,要取得10个威名点数。方式包括击败别的船只、完成大交易、完成任务、抢劫大笔金额、还有最幽默的是,把累积到的财富埋起来,也是可以得分。

Merchants and Marauders

游戏中的主要四种船只,galleon、frigate、flute、sloop。

Merchants and Marauders

图板,每一个港口都有一面旗,代表所属的国家。

Merchants and Marauders

每一个人都有一个藏宝箱。

Merchants and Marauders

游戏中的各种牌。骰子除了一到四,有两面是骷髅。通常需要甩骰子的时候,骷髅代表成功。

中美洲有四股势力,西班牙、英国、荷兰和法国。每一个港口都属于其中一个国家,船长也属于其中一个国籍。四个国家都有自己的海军。如果当海盗,就会被这些海军追捕。如果攻击过一个国家的商船,就会被那个国家通缉,港口不再欢迎你,海军也会优先追捕你。当海盗也是需要避风港的,所以不可以得罪太多国家。

当海盗危险,但当商人也不一定安全。游戏中有两艘非玩家海盗船专门追击当商人的玩家。而且生意做大了,别的玩家也会虎视眈眈。

Merchants and Marauders

那些像滑浪板的东西其实是代表各国的海军。

游戏体验

我、Allen、阿Han玩过三次。第一次玩,大家都想做海盗,所以第一只船全都选了sloop,一种适合海盗的快船。不过这船火力不强,也不很耐打,所以我们都先做买卖赚钱来买比较大的船只。我换船换得比较慢,因为花了点时间在跟进谣言、完成任务等。我的角色是个女盗,领导能力强、探索能力强,所以适合做这些。

我们一直在做买卖,没什么打海仗。阿Han后来开始做海盗时,也是先攻击商船。攻击商船是用纸牌解决的,不是真正的海仗。阿Han开始干案后,Allen也下手了,而且做案做得很“家常便饭”,我们还得提醒他不要得罪太多国家,要不然会很多港口不让他停泊。

Merchants and Marauders

游戏进行中,四个海军都上场了,也有其中一个非玩家海盗出场了(黑色的船)。

到后来真正有海仗打的时候,反而是我这个老实人被卷入。我还在当商人,所以被其中一个非玩家海盗盯上了。我的船比较大比较强,可是我的船长的航海术真得很烂,所以海仗中很吃亏。打海仗是很残忍的事。一旦干上了,很难脱身。往往都是会打得两败俱伤。如果其中一方能脱身,海仗就结束。要不然就会打到有一方沉入海底,或一方登上另一方的船,演变成水手打架。我的船长领导能力高,所以如果打架会占上风,可是由于航海术很差,想登船登不到,船被打得千疮百孔,很勉强的才脱得了身。

Merchants and Marauders

如上图所示,我的个人图板。我的船长(左上角)是个荷兰小姐,领导能力绝佳(4),可是航海术差(1)。那面英国国旗代表我被英国通缉。我可没有攻击英国商船。我记得是因为任务失手而得罪英国的。中间的五个方块用来标明船的状况。船身的强度、货仓容量、桅、水手、大炮。

仗一打完,阿Han和Allen就那么巧都把船开过来了,怎么看都是不怀好意。我就不信是那么巧要来附近谈生意。不过结果也没有发生玩家对玩家的海仗,因为阿Han已经累积到10分赢了。

第二次玩,大家学乖了,都选了小商船来开始玩。这游戏好像比较像买卖游戏多过海盗游戏。我们的生意都做得很成功,很多时候做得到大单生意,可以拿分。Allen手气好,做了比较多这些大交易。

也许是第一局的阴影,我这次兴致勃勃想打仗,因为这次我的船长打海仗是比较厉害的。我捉到一个非玩家海盗向他下手。我的船长棒、我的船只强,可是这臭贼竟然那么命大,给他逃脱了。Allen看我打得那么爽,也想来玩玩。不过他的船长的航海术比较一般,所以也吃了一点苦头才打败这海盗。阿Han看Allen已经差不多要赢了,就乘他还没修复船只,向他下手。

这一仗就刺激了,虽然阿Han占了上风(船只没破损、船长航海术比较强),可是还是要吃点苦头。双方都打得很惨。Allen眼看船上的钱财快要和他一起沉入海底了,就无可奈何博一博逃走。谁知竟然让他在被打沉之前逃脱。那时候他的烂船就差不多只剩那三分钉,再挨几炮就要完蛋了。一旦逃脱,Allen马上赶回自己的基地,把金银财宝埋好,就刚刚好10分得胜。真是命中注定。如果没有打败刚才那个非玩家海盗,他不会够分可以赢。

Merchants and Marauders

惊心动魄的一场仗。Allen是蓝色,阿Han是黄色。

第三次玩,游戏初期的模式还是一样,就是做买卖、换船。这一次我的手气好,做了很多大生意。我尝试跟进一些谣言,可是运气不好,追查不出什么。Allen也很倒霉,他答应一个富商帮他救出被土人绑架的儿子,可是试了很多次,每次都失败。浪费了很多时间精力。这一局Allen和阿Han的船长都是东方人。Allen的应该是日本婆,阿Han的是华人,让我想起周润发在电影Pirates of the Caribbean的角色。我的牌摸得很顺,不知不觉就够分够钱可以赢了。我本来还想试一试做强盗的滋味,哪里知道做生意做做下忘记了初衷。玩了三次海盗游戏,竟然没有做过一次海盗。阿Han的海盗船已经加了很多各式各样的武器,想要大干一场海仗,可是还没开始打游戏已经结束。

Merchants and Marauders

其中一张任务牌。这就是Allen“屡败屡战”的那张。

Merchants and Marauders

前面的是记录威名(也就是分数)的分数计。

Merchants and Marauders

好感动,第一次能够存钱进自己的扑满。

游戏感受

我很喜欢《Merchants and Marauders》。我其实并没有特别喜欢海盗或航海时代这些主题,不过这游戏中的每一部分都很配合主题,很让人投入故事中。它令我想起《一千零一夜》(Tales of the Arabian Nights),故事性很强。故事细节也许没有那么多,可是逻辑性和连贯性比较好,而且玩家比较能够掌握自己的命运。《Merchants and Marauders》里的故事变化可以很多。你抽到的船长会影响游戏怎么玩。图板上的任务、非玩家船只的出没、抽到的谣言牌、抽到的货物/商队牌,都会令游戏的故事发展有所不同。当然骰子有时也会制造一些意外惊喜(或意外麻烦)。

有一点有很多别人投诉,就是当商人似乎比当海盗容易得多。我们玩的时候一直在开玩笑说怎么我们像是在玩《蒸汽世纪》(Age of Steam)。不过我觉得我还没真正去尝试当海盗是不是真的比较难(当然啦!玩了三次根本没试过!)。也许当海盗只是风险比较高,不过能得分的机会也许不比当商人差。我还想玩,想当海盗啊!

游戏规则蛮多,需要花时间去学去记。开始玩的时候免不了要翻规则。不过大多数规则都很符合主题,很合情合理,而且游戏附上每人一份参考表,重要的资料都有。

有一件事我想下一次应该试试看,就是规定比较高的分数才可以赢,例如15分。我每一次玩都觉得游戏结束得太仓促,好像都还没热身就已经散场了。快乐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就算第一次玩的时候,玩了大约两个小时,还是觉得不够瘾。可见我多享受当中的体验。玩到第三次,已经熟悉了游戏,我们竟然50分钟就玩完了!我想我们三个算是玩游戏比较快的玩家。很多时候可以同时做的话我们都不按照次序执行要做的事,这样省很多时间。

如果喜欢这类体验游戏、故事性高的游戏,不介意需要多读一点英文规则、英文牌,我强力推荐《Merchants and Marauders》。

游戏概述

邱卓成纽约市的Tammany Hall(坦慕尼大厅)机构于1790年代成立,一直掌控着纽约的新移民,直到1960年代才废除。《Tammany Hall》这游戏的时代背景是1850-1870年代,那时大量来自欧洲的新移民来到纽约定居。游戏中各玩家扮演纽约的政治人物,通过四次的选举(每四年一次,每一回合代表一年),在各选区当选来得分。游戏中要协助各国籍的新移民(英国人、爱尔兰人、德国人、意大利人)安顿下来,从而获取他们的支持,也要利用各国籍新移民的分布及影响力帮助自己取得政治胜利。

每一轮里可以做的事很简单——派遣两个部下到选区,或派一个部下和接一个新移民。部下基本上就是候选人和支持者。一个选区要有你的部下你才可以去竞选。每一个部下也代表一票。不过同一个选区派太多部下可不好,因为每一次选举过后,只有当选者的一个部下可以留下,其他的全部要撤离。如果当选者有超过一个部下,那么多余的部下也得滚蛋。接新移民来纽约时可以自由选择把他们安顿在哪一个选区。接他们来首先他们会欠你一个人情。英文规则里用"favour chips"这字眼,我们就叫人情债吧。人情债是这游戏中唯一的货币,十分关键。每次帮助了一个国籍的人,例如德国人,就会得到一份该国籍的人情债。而这些人情债在选举时可以变成选票。当和对手竞争某一个选区的时候,会进行同步式投标(也就是盲标 / blind bidding),用的就是这些人情债。选区里有哪一些国籍的新移民,就可以用哪一种人情债。一份人情债代表一票。所以管理新移民的分布是很重要的,会影响你在哪一些选区会有竞争力。

Tammany Hall

所有重要的资料都有在图板上。很实用。

Tammany Hall

方块是新移民。头与肩棋子是个玩家的部下。

选举结束后,要比较每个玩家的选区,看看各国籍谁控制的选民最多。控制最多的玩家会得到额外的人情债。赢得最多选区的玩家当选市长,得3分。市长必须分派各职位给其他玩家。这些职位其实就是一些特别能力,有效致下一次选举。例如副市长可以获取额外的人情债、警察总长可以把新移民赶走。这些特别能力如果用得恰当可以很厉害。

另外还有一件事可以做就是诽谤对手,也就是使用人情债将对手的部下踢走。诽谤是每四年才可以用一次的,所以要好好珍惜。被诽谤可以很糟糕,所以必须小心提防。如果可以忍得住不诽谤对手的话,每少诽谤一次可得1分。

游戏体验

我、阿Han、Allen三个人玩。我猜想四五个人玩会比较有趣,但三个人玩起来也算不错。三个人玩的话,一开始只用图板的三分之一,到游戏中段才会使用所有区域。游戏设计用这个方式来逼使玩家互相竞争。游戏初段,我的势力扩充不很理想,第一次选举时所当选的选区都是人口比较少的,所以我掌握的人情债就比较少了。在第二阶段,我就专注于新开发选区,因为人口少,阿Han和Allen不太看得上眼,所以竞争比较少。哪里知道竟然在第二次选举被我当上了市长。当选的选区人口有多密集会影响是不是能得到各国籍新移民的支持,可是对于当市长来说,每一个选区,不管人口多少,都只值一票。另外还有一个让我当上市长的原因就是我在选举前夕所出的贱招。我在两个本来只有阿Han的候选人的选区各派了一个我自己的候选人,然后我利用诽谤将他的两个候选人赶走。由于那时候的次序是他先我后,我下了这着,他已经没机会补救或还手,大选已经到了。

Tammany Hall

三个人玩的话,游戏开始时只用这区域。

Tammany Hall

平时我爱用绿色,不过《Tammany Hall》里玩家没得选绿色,所以我就选了紫色。中间那行是人情债,绿色是爱尔兰人的、蓝色意大利人、白色英国人、橙色德国人。

Tammany Hall

我(紫色)只有爱尔兰人的爱戴。阿Han(黄色)有英国人、德国人和意大利人支持,Allen(红色)也有英国人和德国人支持。

游戏中段,我的分数领先。不过我知道那只是个假象,因为图板上我的势力是比较弱的,我所掌控的选区都是小选区。而且现在阿Han和Allen看过了我示范怎样“好好利用”诽谤,我就不会有好日子过了,因为当市长的人是起始玩家。我先下,那后面被别人诽谤就没得好还手了。不过现在大家知道了诽谤的威力,也就比较会防备了,例如多派一个部下(诽谤只能赶走对手的一个部下)。

有几次选举的时候,我分别对阿Han和Allen提出交涉。当我们知道那次选举会有几个互相竞争的选区时,我就建议不如双方事先谈妥怎样分地盘,这样就不用在盲标时损兵折将,浪费人情债。人情债可以留来在别的选区竞争。何乐而不为。不过,不知道这是不是违反了游戏的精神和设计师的原意。我想我会这样做是因为自己不喜欢不确定因素。如果有些事情可以事先谈妥,就可以除去一些不安,让自己比较容易掌握其他的选区该怎样去竞争。

第三次选举结束时,我的情况可糟糕了,只剩下两个选区(整个图板有十五个选区)。不知是不是我的交涉手段不够高明。第三次选举是Allen当市长。游戏最后阶段主要是他和阿Han在斗。我已经是没什么威胁性了。我的唯一希望就是引他们两个斗个你死我活,那么也许有点机会从中偷鸡。在最后的选举,阿Han大占上风,也许是因为没当市长,因为没当市长的玩家都会被市长封官,能享有特权。很意外的,我的情势也有点进步。阿Han赢得最多选区,当上市长。他和我都掌控比较多国籍的新移民(游戏结束有算分)。游戏结束阿Han胜出,而我竟然还可以拿第二名。

阿Han告诉我们他的策略。在第三次选举的时候,他故意计算到不要让自己当市长,刚刚好就是比Allen少赢一个选区。这样他在图板上的势力还是很强,而同时在第四阶段时又可以享有特权,更没有当起始玩家的风险。

Tammany Hall

左下角的标志表示在这选区获胜的玩家可以得到一个人情债。只有少部分选区有这种特别奖励。

Tammany Hall

中间的白色长方形就是坦慕尼大厅。

游戏简评

Tammany Hall《Tammany Hall》是个区域竞争(area majority)游戏。它独特的地方在于要思考两个层面的区域竞争——选区的竞争,还有四个国籍的新移民的竞争。每个选区值一分,不管人口多少。可是能得到各国籍新移民的支持是很重要的。人情债要用来竞选、要用来诽谤,到游戏结束还要用来得分。如何平衡这两个层面是个很有意思的挑战。

新移民的分布,和自己所能掌握的人情债,限制了可以竞争的选区,所以一定要十分注意,还有要想办法去掌控,将之变得有利于自己。举个例子,你在某一个选区的对手有很多意大利人的人情债。如果你有办法令那选区的意大利人搬走,那么你的对手的势力就会突然被削弱。同样的,如果你有很多德国人的人情债,而你很想进军一个爱尔兰人密集的选区。如果你有办法让一家德国人搬进这选区,那么你的那一大堆德国人情债就可以派上用场了。

《Tammany Hall》里每一轮可以做的事很简单,可是每一举一动都可以是影响深远的,要好好想清楚。盲标可以很刺激,可是不一定每个人都喜欢,因为有的时候如果一直猜错对手的想法,会败得很惨。有一点变成猜忌游戏了。不过每一次盲标之前,所有玩家手上的人情债都必须公开,所以就算是盲标,也是在很清楚状况之下进行的。

如果我不是事先知道游戏是Doug Eckhard设计,StrataMax Inc出版,要是有人告诉我这是Martin Wallace设计、Treefrog或Warfrog出版,我会信以为真。游戏的背景是一个很独特的年代,题材也很清晰。游戏属于中量级和重量级之间。竞争性高、互动性高。规则书有写到Martin Wallace有参与游戏的开发,难怪有点他的味道。而且美术设计是Peter Dennis,正是Martin Wallace最常用的,也是我很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