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到正文

存档

标签: 桌游吧

引子——“春光明媚,怎奈料峭春寒风刺骨啊!”用这一句来描述现在目前桌游吧运营的窘境不为过吧?经历了2010年北风蹂躏的“挣扎”,有太多的无奈桌游作品让人烦心,有太多的桌游吧易手。桌游吧能迎来属于自己的春天吗?哪春风拂面的温柔,怎不让伊人畅想……

桌游吧桌游在国内已经悄然发展了几年,但至今仍然没有形成一个稳定的行业模式,处境尴尬,发展阻力很大。其中有以下几个关键问题一直困扰着诸多桌游吧的运营:

首先是门槛低,密度大,同质化竞争严重,无奈的价格战导致各桌游吧利润微薄,甚至入不敷出。

其次,桌游家庭化的趋势更是直接造成了桌游吧顾客的流失,如今买一款桌游才几十元而且可以不限次在家和朋友们玩,有谁还愿意每次都花更多的人头钱到桌游吧去玩桌游呢?

此外,核心收入模式不清晰也一直困扰着桌游吧的发展。除了有限的台费和从餐饮方面寻找些附加收入以外,真正能形成“不封顶”的核心收入方式很少。

综上所述,大多数桌游吧吧主应该认同吧?很多吧主将桌游吧比作网吧,个人不这么认为。现今桌游吧的处境很类似早年充斥大街小巷的“录像厅”,在家庭DVD普及之前,录像厅由于拥有独特的片源,是人们看片子的常去之处,但随着社会的发展,影碟和影碟机普及到了家庭,人们可以随意在家里自己看片子了,众多录像厅也逐渐萎缩。目前的大量桌游吧也在经历着相同的窘境,初期桌游很罕见,基本都是桌游吧业主从国外带回,或者通过港台购入,由于产品来源的稀少导致桌游吧人气很高。但如今桌游已经成为如影碟般的市售商品,几十元就能买回家和朋友们无限次地玩,有谁还愿意花人头钱到桌游吧去消费?再加上桌游吧的低门槛导致大量的同质化竞争,桌游吧难道真的将如早年的录像厅一样衰退了吗?桌游吧的出路何在?

桌游吧沿着录像厅血的轨迹,我们来寻找答案。录像厅不仅提供看碟、租碟服务,同样积极进行影片销售。且不说开店理念云云,录像厅通过碟片销售赢得了利润。其实作为一个桌游玩家聚集的场所,销售桌游产品应该是桌游吧最直接的收入方式,但有的桌游吧经营者很头疼,一是进货渠道苦难,利润点低;更为让人头大的是不敢销售。一旦在店内销售桌游,顾客买回家后就不会再回来桌游吧消费了。记得和北京的一位桌游吧老板聊到销售时,他给我算了这样一比账:拿畅销桌游《三国杀》为例,销售一副等于减少了5个店内玩家,他们都回家自己杀闪去了。这个是问题关键吗?我不这么认为,不在你这里买,我去超市买,一样没有在桌游吧消费,而且桌游吧还损失了销售的利润。这不是讳疾忌医吗?

“多盈利点”或许不是扭转目前桌游吧运营困境的回春妙手,但是,除了有限的台费和从餐饮方面寻找些附加收入以外,强化销售利润所得也应该是桌游吧抵挡寒风的一剂强心药吧。

本文作者为牧童(卢克)遥指,桌游行业从业者,欢迎各位回复讨论。

玩桌游网 据悉,艾瑞咨询集团(www.iresearch.com.cn)出重金在北京地区桌游吧进行桌游行业的付费调查。由于北京的桌游现状偏向于高端,桌游吧也都集中于后海地区偏酒吧风格,所以我们觉得他们选错了地方。真正值得调查的地方还是应该在桌游火爆的上海地区。

在上海开桌游吧已经成为了和投资街客一样的小额度投资的项目。大家开桌游吧的商业模式也都一样,且非常的简单:去先开的桌游吧学习桌游的玩法,然后从淘宝上或者香港战旗会购买正版或者盗版桌游,接着找个廉价的房子租下来,稍微装修,弄点小资情调就可以开业了。 目前在大众点评网上注册的桌游吧已经超过了600多家,更不用说那些没有记录在案的桌游吧,估计总量在800家左右。

由于工商税务那边对桌游吧也没有任何定义,所以大部分桌游吧都处于无证经营的边缘地带。做的稍微规范一点的桌游吧也都会去申请一个玩具店的营业执照,或者有背景的都去弄一个棋牌执照。据说工商最近在某区查处桌游吧的时候,指着玩具店的执照说不符合规范,于是店长就问:我们应该去办理怎样的执照?工商也无法给出合理答复。

和桌游吧的老板们聊天,貌似也都不是一个很理想的状况,要么前期的投资资本没有回笼,要么就是现金流勉强打平——为啥和刚开始的想法不一样呢?难道房租到期的时候就只能退出桌游市场,把店铺内桌游二手处理掉么?行业内人士对于桌游吧的营业状况也不是特别看好,都觉得洗牌的时候也就在明年上半年会出现,只保留具有特色的;但是桌游这一欢乐、家庭、绿色的娱乐方式则会扎根在人们的生活中。

看似火热的桌游浪潮中,得益的到底是哪一群人呢?桌游作为一种绿色健康的休闲模式应该怎样避免“杀吧”和“土家烧饼”昙花一现的尴尬,而继续在人们的生活中扎根呢?想必有不少人在思考这样的问题。有答案么?我想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套想法。

本周我们的合作店铺“乐土桌游吧”给张江某公司搞了一次公司活动,我们来看看现场的活动是怎样进行的。

晚餐吃pizza场地和桌游场地在一起,很多同事就围着那些五花八门的桌游盒子讨论了起来,左看看右看看,很新鲜。饮足喝饱之后,就开始了我们的首次桌游之夜。

有三名德国人在场,桌游自是他们熟悉的东西,也就开始跟中国同事介绍了起来。

企业活动 - 桌游

先是开了两桌德州扑克,每桌10人;Boyce四人是我们的活动组织者,他们事先把大小顺序和流程画在了白板纸上,对集体游戏来说很简单很直观;牌局一开始两桌就呈现出迥然不同的风格啊;一桌气氛很激烈,细致的工程师们除了享受游戏的过程,同样享受分析游戏的过程;先是规则,再是strategy,再是心理,各抒己见,让我们的德国老板大为惊叹:“原来中国人是这么玩桌游的”!另一桌因为有两位国际友人的加入,用英文讨论着实不易,也就很快安静到了只有几个简单的英文词汇“call”,“raise”,"check"等了,不过足够顺利地展开游戏了。

热闹的那桌一个半小时就已决出赢家,Ben赢取了桌面上的所有筹码,大家亦欢快地散场。安静的第二张,倒是极有赌博场上的严肃氛围,深思熟虑,拿捏权衡。

最后两桌的最后五名优胜者获得了奖品,因为第一桌大家散场的早,就省掉了最后两桌拼一桌的总决赛过程。优胜者的奖品是:UNO、水浒和德州扑克套装(含两幅扑克牌和一套不赖的筹码)。

德州扑克首先淘汰出去的人,就开始玩起来了Boyce带来的众多桌游。大多数人对桌游还相当陌生,对着那些盒子瞅了半天后,有人挑出了外包装精美的《车票之旅》开玩。确认好参与者之后,pinko就开始了讲解,讲解的过程对初次接触桌游的同事们来说,稍显复杂,还好也难不倒我们的工程师们,在一知半解之下,他们都提议先开局。企业活动 - 桌游

旁边的一桌挪出几张凳子,开始了普及性强的UNO,带转盘版的UNO倒也不失趣味性。转盘的说明卡遗漏了,一度出现没人知道规则的小插曲,还好看着图,加上自己的理解甚至创意,倒也八九不离十。后来从德国老板那得知,他玩了几十年的UNO,到后面其实都可以自己创作很多规则出来,比如,拼两套UNO,去掉1-5的数字牌,提高了功能牌尤其是+牌的比例,让比赛更加刺激。数字牌也有了一摸一样的两张,比如红9,就有两张,利用这个相同,就可以加入抢牌规则:比如同样的红9就可以抢出,打乱原本单一的出牌顺序。大家的互动性和注意力就因为抢出的规则而大大提高。

玩到8点多,UNO和车票之旅基本都结束了,由于明天还要上班,很多同事都撤了,还有几个意犹未尽地想尝试下经典的三国杀。加上有吕布和华雄两位三国杀高手在,这个自是不在话下。选好8人,开始了三国杀角逐,还有很多未入门者不敢轻易尝试,在外面围观。9:30pm活动结束。

作为企业活动,这次的经费比起之前的野外拓展、KTV、旅游等要少很多且效果好很多,真正的做到了企业需要的:团队互动!我们例举此例也是为了拓宽大家的思路——桌游可拓展之路还有很多,包括可以进驻学校课外活动课堂……这些都是桌游的潜在的蓝海市场。

你说我们有想清楚桌游的完整的商业模式?当然没有,不过有一点肯定就是桌游吧绝不是桌游唯一的生存的商业形态。我们希望看到更多的智慧火花能够促进桌游产业的发展,我们也会在今后的报道中看看其他人是怎样把桌游加以包装,让更多的人体验桌游,了解桌游,从而热爱上这一绿色的生活方式和态度。

洗牌之后的涅槃,我们都在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