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到正文

存档

标签: 桌游世界版权问题

近期桌游界最热闹的话题莫过于中国国际动漫博览会的桌游体验区。这次桌游体验区国内的桌游厂商济济一堂,互相拜访,互相认识并且共谋产业共同发展,其乐融融。玩桌游网的小编也两度拜访各位厂商,并且和厂商代表进行了沟通和接触,总体感觉下来做实事的厂商还是挺多的。

但是也就在这展会结束后的第一天,一“惊天霹雳无敌旋风”的稿件传递到了小编的手上:《三国杀》状告《三国斩》。小编拿到新闻稿的时候实在是笑喷了,但是本着媒体的及时性原则,在第一时间发布了这篇《三国杀》状告《三国斩》盛大搅动“桌游”江湖。软文发布之后,玩桌游网点击量疯狂飙升,相信业界的所有朋友也都看到了这篇新闻稿,玩桌游网群内人头攒动,小编的QQ也在下午时分被挤爆,大家都在讨论这个事情,发表自己的观点。

三国杀那么究竟应该怎样分析这个事件?有人说我不应该在网站上发布玩桌游网的观点。其实这是一个误区:网站只是一个表达观点的媒介,观点永远只是一个人的观点。所以以下的观点不代表玩桌游网所有的工作人员,只是玩桌游网小编的个人观点,我无权代表任何人,只能代表我自己。说清楚这个道理之后,下面我就开始乱弹了。我们的分析原则:任何的一件事情我们都需要去辩证的看待。对于《三国杀》告《三国斩》这一事件也必然遵循这个原则。

事件性质

这件事情的性质再简单不过了,那就是:当天下文章一大抄的时候,第一个抄袭文章的人去状告第二个抄袭同样一篇文章的人。再说的通俗一点就是小偷甲偷了别人的东西之后大声的控告他的同伴小偷乙——都是贼,贼喊捉贼——只不过这次偷窃的不是物质财富,而是知识产权。

不管是网络游戏行业也好,出版发行行业也好,桌游出版行业也罢——只要是涉及到游戏的玩点,中国人更多的是剽窃和在剽窃基础之上的创新——这也是中国的玩家瞧不起本土企业的一个最根本的原因。从中渔利的厂商则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是在剽窃,顶多愿意用“借鉴”、“学习”等冠冕堂皇之词来搪塞和“正名”。之前业界都已经厌烦的话题:《三国杀》抄袭《Bang!》,又一次被无聊的扔在了大家的面前,只是这次“大家”的范围已经远远超出了桌游圈,并且又带上了一个抄袭的兄弟《三国斩》。更可笑的不是《Bang!》的原创控告《三国杀》和《三国斩》的剽窃行为,而是《三国杀》的去控告《三国斩》。那么如果《三国杀》方面胜诉,那么以后《Bang!》也肯定胜诉咯?太滑稽了。

事件影响

《三国杀》的存在就好比网游圈里面《传奇》的存在,属于一个在特定历史时期的历史现象,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很多人通过《三国杀》从而了解到原作《Bang!》,从而接触桌游的概念。玩桌游网的编辑们也是玩着《三国杀》才熟悉桌游、创办网站的。

三国斩卡牌 但是中国人骨子里面有一种“正统”的思想。古人云“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在中国大陆地区,《三国杀》团队需要的不仅仅是经济上的利益,更需要正名从而获取更多的机会和利益。拿《三国斩》开刀也正是因为《三国斩》团队做了他们不希望看到的事情:同样类型的产品《三国斩》会影响到《三国杀》的销售(对于新手而言,更低的价格和更好的包装的确很吸引人)、逐渐壮大的媒体网站桌游世界(173zy.com,也是玩桌游网的合作伙伴,所有的国外新闻我们是联合翻译和发布的)、近百款的桌游在线平台(客户端和网页端)。既然影响到了销售,又影响到未来的发展,出其不备自然要先下手为强,从而获得事情的主动权。

桌游目前巨大的市场依然是北美和欧洲,但是在北美和欧洲做生意诚信又是非常关键因素。游卡桌游的原始积累的历史能否洗干净从而打开海外的门路我们不得而知。小编做海外游戏运营近10年,深知西方人做事的个性与方法。但是中国又是一个作秀的国度,凡事能够吸引人的眼球的东西都会拿上来炒作一番,不论最终结局如何。这让小编再一次想到了在海外饱受骂名的国产英文游戏Evony——这款游戏抄袭了国产另外一款产品《热血三国》,并且用非常低俗的广告去敲击北美与欧洲市场,其臭名昭著到竟然上了英国卫报。正是用这样的炒作方式灌输大家一个理念:“千万不要来玩Evony”,但是也就是在这一篇骂声之中Evony已经飙升到了上百台服务器。

《三国杀》与《三国斩》的官司,让小编再一次感觉有“炒作”的嫌疑。事件本身就是一件很滑稽的事情,然后借盛大的名声使得法律行业和记者都知道了《三国杀》和《三国斩》,远远超出了之前通过正常广告、线下推广的方式获取用户的渠道,而且根本不用花费一分推广费用!如果是从游戏推广的角度来说,绝对是一件双赢事件。但是这样的炒作方式最终还是会给盛大这一纳斯达克上市公司带来一个很不好的效应,并且让行业内的同伴们有一种厌恶的情绪:你也是抄,凭什么不让别人抄?在健康发展的市场经济体制下面,垄断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除非中国的官僚资本主义已经发展到了无法抑制的境界。

小编观点

小编认为,不管官司结果如何,都会让更多的人知道《三国杀》和《三国斩》,乃至桌游世界媒体平台以及在线桌游平台。在某种程度上,盛大是在帮别人做嫁衣,给桌游这一概念做推广。所以我们希望更多的平面媒体参与到这次官司的报道中来,把这件事情给大炒热炒,推广桌游概念。但是《三国杀》并不能给自己正名,尤其是在将来进行欧美出口这块反而会给国外公司留以把柄。我认定是一种国内的营销行为,而非是真正严肃的知识产权案例。

我更认为这次事件对桌游世界的名声、产品线更加有益——倘若这样的营销行为是桌游世界主动发起,控告盛大代理的《三国杀》——肯定不会有这样的轰动效应,桌游世界也许会遭到更多的口诛笔伐!但事件的确是由《三国杀》挑起——对盛大和游卡桌游而言,实在是有点棋差一招的感觉。

火狼制造!《三国杀》与《三国斩》的恩怨情仇,以及对于国产“原创”游戏的小小吐槽

上图by玩桌游网特约记者火狼

引言:《三国杀》涉嫌抄袭意大利知名桌游《BANG!》尘埃尚未落定,盛大却突然矛头对准国内同行,而且从国内众多三国题材桌游中选择后起之秀《三国斩》“开斩”,盛大意欲何为?此案引起业内人士广泛关注,并将对桌游领域知识产权认定产生标杆作用。

正当以三国历史背景的卡牌类“杀人”游戏越来越风靡,市场上三国题材桌游群雄逐鹿时,盛大网络决定携旗下的人气桌游《三国杀》状告一款推出没多久的《三国斩》桌游,业内人士认为,盛大此举意欲打击桌游类最强劲潜在竞争对手,为其未来的棋牌业务分拆上市扫清障碍。

13日,《三国杀》的运营商上海盛大公司,通过其全资控股的子公司杭州边锋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在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法院状告“桌游世界”开发推出的三国类卡牌“杀人”游戏《三国斩》侵权。双方就《三国杀》是否享有著作权、《三国斩》是否对原告构成侵权等争议焦点进行了激烈交锋。(具体见附件原告起诉书及被告答辩状)

案件将对桌游领域知识产权认定产生标杆作用

有意思的是,不久前《南方周末》一篇以《<三国杀>的循环“抄”》为题的文章,引来了大家对“《三国杀》涉嫌“抄袭”国外知名桌游《bang!》这一事件的关注,而今天《三国杀》却在国内高调状告《三国斩》涉嫌“抄袭”,这多少让人觉得有点戏剧性。

业内人士分析,由于现在三国类卡牌“杀人”游戏确实玩家众多,加上“借鉴国外游戏来进行开发”一直就是中国游戏行业的“潜规则”, 而“桌游”又是一个全新的概念,法院对该案的判决,对“桌游”领域知识产权的认定,甚至对中国网络游戏行业知识产权的认定都将产生一个标杆作用。因此这一著作权纠纷引起了业界广泛的关注。

据悉,双方聘请的代理律师也是业界知名的知识产权专家。原告代理律师罗云,是浙江省直律师协会知识产权专业委员会的副主任,而被告的代理律师王进,则是浙江省直律师协会知识产权专业委员会的主任,及浙江工商大学知识产权法副教授应振芳律师。王进律师认为,从庭审情况看,原告提起诉讼非常仓促,起诉思路较为混乱,没有充分举证原告对《三国杀》中所谓的文字作品拥有著作权,也无法证明被告的《三国斩》对原告构成侵权。原告主张权利所指向的游戏角色设置、技能描述及其组合从性质上讲是规则属于思想范畴,不属于著作权法保护的对象。

盛大“挥棒” 意在推动棋牌业务分拆上市

据悉,盛大一直在规划将旗下的棋牌类休闲游戏平台打包上市。这一战略就是由边锋出面整合旗下边锋游戏、游戏茶苑、浩方对战平台等组成棋牌业务,并最终实现打包上市。期间,业界曾经传闻盛大将收购联众,为其棋牌业务上市做准备。今年5月,盛大在线COO许朝军,以“内部转岗”的方式出任盛大旗下边锋游戏总裁,许朝军出任边锋总裁背后,盛大的棋牌战略逐渐清晰。

为实现这一目标,早在2009年6月,盛大旗下边锋游戏就收购了当时在中国市场发展得最好的三国类卡牌“杀人”游戏——《三国杀》,并着力开发与推广其网络游戏版。盛大希望在线桌游能给边锋游戏的传统棋牌业务带来新鲜内容,进而带来更多年轻用户。因为长期以来,传统的棋牌游戏内容还是以麻将、扑克、象棋、军旗等为主,使得80后、90后游戏玩家对这些平台兴致寥寥。而桌游之所以能在欧美盛行,并迅速受到中国年轻人的追捧,这与其强大的游戏趣味性,高度的交互性,极其丰富的题材密切相关,这也使得在线桌游具备成为中国休闲游戏新宠的潜力。

因此,盛大决意采用高调的法律手段来打击未来的潜在竞争对手,除拿《三国斩》第一个“开斩”,目前还不知道其是否会继续对国内其他三国类桌游实施“连环杀”。

三国斩

盛大为什么拿《三国斩》“开斩”?

令大家好奇的是,盛大是中国网络游戏行业的 “巨无霸”,而此案的被告“桌游世界”——杭州趣玩数码有限公司,只是一个成立才三年多的公司,双方可谓实力悬殊。再说目前中国市场上三国背景的卡牌“杀人”游戏,远不止《三国斩》一款,包括《三国斗》、《三国帮》、《三国梦》和《卡牌杀》等。这些游戏最早的在2009年3月就已经开始运营,远比《三国斩》推出早许多。盛大为何迟迟不告这些同类游戏,反而要拿最近才推出的《三国斩》“开斩”呢?

业内人士分析,《三国杀》只是存世的上万款桌游中,在中国最流行的一款桌游而已,无法真正代表当前在中国新兴的桌游概念。目前,全球每年都会有数百款新的桌游发行,其中,在国内比较流行的桌游有300款左右。刚刚起步的中国的本土原创桌游,也已有60多款对外发行。

显然,仅仅一款《三国杀》,无法挑起盛大的在线桌游平台重担,盛大希望逐渐缔造一个强大的桌游王国。

而目前,国内在线桌游平台概念打造得最好的恰好就是此次盛大“挥棒”打击的“桌游世界”。“桌游世界”的中文在线桌游平台,采用游戏大厅平台技术模式,平台上已经上线的桌游达30款,其中就包括《三国斩》。这个还未正式商业化运营的在线桌游平台,花了“桌游世界”3年多时间来打造。

同时,“桌游世界”旗下,还有一个中文桌游门户网,是一个中文桌游资讯的发布中心,网站设新闻资讯、游戏专区、桌游吧、桌游圈和论坛等版块。这个网站已经集聚了100多万的桌游会员,成为中国桌游玩家的重要聚集地。

据悉,桌游世界已经在6月底完成了所有的商业运营准备,即将开启商业试运营。而且桌游世界的WEB版桌游平台也在紧张开发中,将在近期推出。这就使得桌游世界在一定程度上对盛大在线桌游战略形成了挑战。尤为重要的是,《三国斩》经过近2年的开发,其实体卡牌和在线游戏,已经在5月份面世。尽管还没有正式运营的《三国斩》,最高同时在线只有2000多人,与《三国杀》的10万多人最高同时在线相比,存在着巨大的差距。但是《三国斩》实体卡牌和在线游戏,在画面质量、游戏丰富度、独特的场景系统、游戏玩法等等方面,受到业界和玩家的普遍好评。《三国斩》从线上和线下两方面,对《三国杀》的江湖优势地位形成了威胁。

这也是为什么目前已运营的三国类卡牌杀人游戏众多,而盛大偏选择打击现在尚未正式运营的《三国斩》的深刻原因。毫无疑问,盛大要赋予旗下棋牌业务“在线桌游”平台的新概念,恰恰少了“桌游世界”所打造的这一块。

业内人士分析,盛大希望通过挥舞法律“大棒”,消灭一个竞争对手,为自己建立在线桌游平台争取时间,为其上市铺平道路。

《三国斩》:盛大没理由来告我们

对此次盛大告《三国斩》侵权一事,该游戏开发商杭州趣玩数码科技有限公司开发副总裁潘武华觉得“比较的突然”。

作为《三国斩》的主策划之一,潘武华认为,《三国斩》与《三国杀》都是借鉴了《bang!》,都是类《bang!》游戏。《三国杀》没有理由来告《三国斩》。

“我们觉得,盛大告我们,唯一的理由就是《三国斩》比《三国杀》更好玩,更精致,更贴近玩家,对他们构成了一定的挑战。而且,我们也知道盛大现在正在抽调人马开发在线桌游平台。”潘武华说,“他们可能是希望通过打赢官司来消灭我们这个潜在的竞争对手吧?”

“盛大是中国网络游戏业的大佬,是我们尊敬和仰慕的对象。尽管我们觉得他们没理由来告我们,但是我们还是会积极应诉的。”该公司常务副总裁郭伟龙对打赢这一场官司非常有信心。

盛大陷入胜败两难境地?

一位熟悉盛大的业内人士透露,盛大此前一直与桌游世界有接触,希望对其产品进行收购。但是,从现在盛大状告桌游世界的事实来看,双方显然没有达成协议。

因此,盛大已经转而启动在线桌游平台的开发,同时,意图通过法律大棒来打击干扰竞争对手。

然而,盛大状告桌游世界,其实玩的是一招险棋,面临着两难的境地。

业内人士对盛大的这一举动感到疑惑:盛大这一招棋肯定不是一招妙棋。在这个案子中,盛大必须面临一个悖论——因为所有在中国市场出现的三国卡牌“杀人”游戏,都借鉴了国外流行的美国西部牛仔卡牌“杀人”游戏《BANG!》。

《三国杀》的设计师黄恺,多次在媒体上公开承认,《三国杀》借鉴了《bang!》。如《三国杀》许多游戏牌和人物技能的描述,几乎与《bang!》中的一模一样。

法律界人士认为,此次盛大状告《三国斩》著作权侵权,无论输赢,对其自身都是不利的:如果盛大败诉,那么,《三国斩》必定知名度大增,会发展更好,等于培养并成就了竞争对手;如果盛大胜诉,那等于是为《BANG!》未来告赢《三国杀》抄袭树立了一个非常好的案例标本。所以盛大告《三国斩》是两难的,赢也不是,输也不是。

附件:

附件1:深度分析:盛大缘何状告《三国斩》 (563) 附件2:原告民事起诉状 (598) 附件3:被告答辩状 (5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