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每次去人人桌游的时候都会看到有一帮子同学在开一个游戏,名字叫Here I Stand,而且一玩就是一个大半天。而且据说那款Here I Stand是绝版游戏,小鱼同学倍加珍惜。据悉Here I Stand最近重印刚刚完成,人人桌游的进货也被抢购一空,足以见得Here I Stand的魅力。

懂英文的玩家应该知道Here I Stand的意思就是“我站在这里”。站着就是不倒下的意思,就是不屈服的意思。我们在数日之前与小鱼同学约稿能否写一篇文章介绍下这款游戏,为啥每次看到都在玩这个。小鱼同学很爽快的答应了,那么就让我们一起走进欧洲大陆宗教改革时期的那段血雨腥风的历史吧。

(文中涉及一些专属名词,我们会将一些整理在文章的最下方,便于玩家理解。玩桌游网对文章进行了必要的修改和备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否则律师函!)

Here I Stand美国GMT公司的多人战棋游戏“Here I Stand”(下文简称HIS)最近刚刚重印完成,作为一款断版已久的游戏经典游戏,其特有的机制和强烈历史背景题材使玩过这个游戏的人都赞不绝口,虽然作为一款耗时较长的多人战棋,但是他优良游戏性和重复可玩性使得他获得玩家的一致好评。

游戏简介

在HIS中,6名玩家分别扮演宗教改革时期欧洲大陆上主要的政治、军事、宗教势力(罗马教廷、马丁路德领导的新教改革运动势力、英国、法国、哈布斯堡王朝以及奥托曼帝国)。整个游戏中各个势力在多个层面进行争夺从而获得相应的胜利点(Victory Points,下文简称VP)。在游戏中有多种胜利方式,最常见就是有一家到达25分并且为全场最高。由于各家得分方式不同,所以每次游戏的体验也不同。

游戏机制

从机制上来说,HIS是标准的卡牌驱动游戏②,即类似于“Twilight Struggle(冷战热斗)”, ”Hannibal(汉尼拔)”这类的游戏的系统:一张卡牌既可以发生事件,也可以使用点数;不同之处在于同一张牌的点数可以分开使用。此外,不同的事件牌通过不同的玩家打出会有不同的效果。事件牌还分为普通事件牌、战斗事件、反应等不同种类。

Here I Stand 版图

接下来分别给大家介绍一下HIS中的6方势力的基本情况和策略。

势力介绍与策略分析

Ottoman奥托曼(The Ottoman)

奥托曼也就是我们现在常说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作为有别于欧洲大陆各国的势力,奥托曼是一个以战争征服者的身份来到欧洲大陆。同时奥托曼在地中海沿岸支持了当时的海盗巴巴罗萨,所以整个奥托曼的得分方式主要有两个:一为战争,二为海盗。

战争

如果以1517剧本为开始的话,奥托曼首先需要征服的是匈牙利波希米亚地区,到达匈牙利灭亡条件之后就会自动与哈布斯堡在维也纳周围交战。由于哈布斯堡王朝是整个游戏中经济实力最强的国家,在正式和哈布斯堡开战之前一定要做好充分的准备。

通常来说,奥托曼在征服匈牙利之后就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和哈布斯堡决战,另一个就重视海盗的发展。由于奥托曼获得一场战争胜利是2VP的特性,所以不管输赢,大多数人还是会选择和哈布斯堡一较高下。首先奥托曼的骑兵部队有着野战以及不受雇佣兵事件卡影响的能力,同时因为奥托曼地苏莱曼大帝③的能力是Save 2 Card(如图),可以充分利用前两轮的相对发展期,积累足够强大的战斗卡,利用春运和先手的优势,争取通过野战一举击溃哈布斯堡。由于游戏中针对奥托曼人的不利事件牌较多,所以速战速决是首选。

海盗

巴巴罗萨海盗是第三轮结束时候的强制事件(当然也有可能提前发生),通常来说一支强大的奥托曼海军是海盗的最佳保证。由于海盗最高可以达到10VP,所以一轮平均你有能拿到3VP已经非常不错,尽量多的保证海盗的机会是非常重要的。

由于哈布斯堡对抗海盗通常有两种方法:第一,保守的造船,沉船路线;第二,激进的组建地中海舰队击溃海盗。不管哈布斯堡一方采取何种策略,都不影响作为奥托曼一方组建一支强大海军的必要性,在海盗出来之后,迅速的从母国调出海军护卫就显得十分的必要。

奥托曼作为联赛中胜率最高的一方在于其得分点快速而稳定,如果哈布斯堡不做强力抵抗的话,双管齐下的奥托曼可以迅速在游戏的第四,第五轮向25VP冲击。而且越后期对于奥托曼来说也不是坏事,比起新教这种早期强后期落得势力来说,奥托曼后期海盗分的累积也会十分可观并且可以考虑适当的时机宣战教皇也是一个手段。外交上由于奥托曼比较少顾忌,所以更容易和别的势力达成交易也算是奥托曼优势,可以说是一个容易上手,十分适合新手的一个势力。

Habsburgs哈布斯堡王朝(The Habsburgs)

查理五世的哈布斯堡王朝④可以说是在当时的欧洲最强大的势力,从西班牙到奥地利,从安特卫普到那不勒斯都是哈布斯堡王朝的本土。同时由于西班牙强大的远洋探险能力,新大陆给哈布斯堡玩家带来的财富(强大征服能力带来的VP和卡牌)也使哈布斯堡成为整个游戏中经济实力最强的国家。但是正是其辽阔的疆土和错综复杂的政治、宗教关系,可以说是游戏中唯一一家和其他5方势力都可能发生冲突的势力。通常来说除了教皇以外,哈布斯堡和其他4家都在游戏中非常容易发生交火的情况,这就需要使用哈布斯堡的玩家有着高超的手腕平衡各方势力,可以说是游戏中的“操盘手”。

VS. 奥托曼

哈布斯堡和奥托曼的军事上冲突是最为激烈的,一方面是对匈牙利及波希米亚地区的争夺。如果被奥托曼得到这些领土,奥托曼就时刻威胁着维也纳;如果哈布斯堡获得这些领土,则大大增加自己的经济实力,更多谈判的筹码。另一方面哈布斯堡也是抗击奥托曼海盗的主力,能否形成有效的地中海舰队抗击奥托曼的获胜,通常也是游戏中后期哈布斯堡的责任。不过由于奥托曼的冲击一般都要在第三回合的时候才到来,所以在前期做好军事准备则是哈布斯堡早期主要任务之一。

VS. 法国

比起和奥托曼的冲突,和法国天生战争状况显得冲突更为明显,军事上主要集中在对于Mertz的争夺以及航海上对于新大陆的争夺。在游戏中法国是航全球上唯一有能力和哈布斯堡一较高下的国家,所以限制法国航海也是十分有意义的,没有全球的3VP对于哈布斯堡来说是重大的损失。所以位了避免两线作战,哈布斯堡有必要在第二回合以某种方式来结束和法国交战的状态,是简单的议和还是击溃法国这是要根据当时哈布斯堡的手牌而论。当然,哈布斯堡和法国也可能在意大利中立势力争夺上有冲突,我们会在下面的法国部分再提起。

VS. 英国

哈布斯堡和英国的冲突主要表现在英国在生完孩子之后对于安特卫普的野心。由于有布价波动这张牌的存在,所以安特卫普并非哈布斯堡必守的一个区域,却是哈布斯堡一个重要的谈判筹码。由于法国对于安特卫普也有野心,所以充分利用英法之间的矛盾才是保卫安特卫普的关键。另一方面,由于英国离婚的时候必须和查理五世阿姨离婚⑤所以,所以哈布斯堡主动宣战英国是非常方便的。

VS. 教皇

天然来说,教皇和哈布斯堡是天生的盟友,宣战需要4点也解释了教皇和哈布斯保之间牢靠的关系。但是有些特殊情况下,哈布斯堡如果要尝试自动胜利。宣战教皇可能也是一条快捷而简单的路线,比起政治势力来说宗教势力的军事能力还是差很多的。

VS. 新教

哈布斯堡和新教的矛盾主要集中在新教建国后选候国的争夺上,因为哈布斯堡Key(游戏中的关键城市)的得分只有1分(其他国家都是2分),所以1分一个的选候国对于哈布斯堡来说是性价比更好的得分点;另一方面选候国所在的德国本土距离哈布斯堡本土距离近且密集,是哈布斯堡追求VP获胜的重要得分点。

总而言之,由于哈布斯堡多卡的特性,一般哈布斯堡只要把冲突控制在1vs1的情况下,通常都是占据主动和优势的,尽量避免在一个回合中多线作战是哈布斯堡主要方针。早期的哈布斯堡要养精蓄锐,努力先得到新大陆的VP;后期则要选一个方向重点突破,奥托曼、法国、教皇、新教都是可以选择的方向,是一个自由度很大的势力。但是由于其牵涉面大,要善于平衡场上局势,是本人最喜欢使用的一个势力。

English英国(The English)

英国当时的执政者是亨利八世,一直苦苦为没有继承人而苦恼,所以游戏中一个英国主轴就是亨利八世和他的6个老婆。历史上英国经历了多病的爱德华、血腥玛丽时代才来到了伊丽莎白一世的黄金时代。当然在游戏中的英国除了要和法国、哈布斯堡军事上争长短外,还要兼顾生孩子以及在英国传新教的责任。

英国生孩子的过程可以说比较看骰子的运气,如果要尽快生完孩子的话获得教皇同意离婚是很好的保障,这就看英国玩家的外交手腕了。英国也会早一点解放英国的家族牌——这张可以免费宣战的家族可以说是游戏中最强的1张家族牌之一。同时生孩子的过程除了有5VP以及防止玛丽登场⑥外(这里我卖个关子,大家可以查查规则玛丽当政的英国会发生什么悲剧)还会伴随着英国改教者Crammer的登场和宗教改革在英国登场。每两块英国本土信新教得1VP是英国非常重要的得分手段。

对于英国来说其军事来说主要就是和法国的争夺,早期要强攻下法国守卫下的苏格兰是英国必经的流程,家族卡解放后对于法国和哈布斯堡突袭也是英国的特点。同时由于英国只要有一支强大的海军作为保证就可以确保本土的安全,所以英国也是游戏中不太容易受到他人军事势力威胁的国家。

英国的海外能力相对来说是3个国家(哈法英)中最弱的,如果没有摸到天花(Sallpox)的话,还是努力把经济投入到航海和殖民地上比较有回报。特别航海来说,能够从新大陆上探到一块地方就对英国的获胜有很大的帮助,所以保证在早期每轮出海是非常重要的(当然法国和哈布斯堡也会同样)。

总结英国来说,是一个得分比较稳定的国家(生儿子总归有5VP)寻找多余的得分点就是英国主要的游戏目的,比如击败法国,航海抢到3VP等等,如果能够做到这一点英国基本上离游戏胜利也不远了。

France法国(Valois Dynasty of France)

法国当时的君主是佛朗索瓦二世,作为一个爱好艺术的君主,搞艺术成了法国一个独特的得分手段。所以控制当时的艺术之都米兰是法国这一得分稳定的前提保证。同时法国作为欧洲大陆上军事强国,一方面在新大陆上和哈布斯堡争夺,也觊觎着教皇为首的意大利众势力。法国作为一个得分点颇多的国家来说,如何处理和列强的关系以达到自己利益最大化,所以说法国是游戏中最需要“外交”的势力。

这里讲一下当时四分五裂的意大利的情况:哈布斯堡占据着那不勒斯,教皇通常有机会攻下佛罗伦萨;法国霸占着米兰,威尼斯和热那亚作为独立的小势力被列强环绕。由于任何一方夺得上述5个关键地区中的3个即可触发游戏中一个得分条件“意大利霸主”。同时法国和教皇又是最有可能做到这一点的势力(法国天生和教皇交战,教皇比较容易激活威尼斯),而强大的哈布斯堡因为外敌太多,一般没有过多精力关注意大利局势,所以意大利就成为法国和教皇军事争夺的主战场。毋庸置疑的一点,单就军事实力来说法国要强于教皇不少,但是教皇可以通过宗教手段(开除教籍,同意离婚等)限制法国对于意大利的野心,可以说双方势均力敌。

所以法国的军事现实是,北面要防止虎视眈眈的英国的南下,南边要找机会进军意大利,东西两线则都要伺机夺去哈布斯堡的领地,远方还要帮助苏格兰抵御英国人的入侵。所有的这一切军事环境造就了法国是一个得分点非常多却容易崩盘的国家。使用法国一定要目的性明确,在避免2线作战的情况下,集中优势夺取关键地方。否则法国获胜非常困难。

Papacy教皇(Papacy)

谈到教皇和新教我们就要讲到游戏中除了军事以外的另外一大核心内容:宗教改革⑦部分。宗教改革部分主要以马丁路德为代表的新教和教皇为代表的罗马教廷之间的斗争。新教改革成功的地区的多少会影响着15VP分数的归属,影响宗教改革的两种基本行动为传播宗教(新教改革和反新教改革)。另外一种方式为发动一场神学辩论,通常来讲教皇擅长于神学辩论而新教擅长于传播宗教。

同样的,作为游戏一大势力的教皇的游戏目的也是获得25VP。由于教皇早期在宗教传播上的劣势地位,所以除了15VP的宗教分数外,教皇更应该争取其他得分方式。

军事上得分

上来教皇军事需要攻下佛罗伦萨,然后有机会靠摸牌激活热那亚和威尼斯。特别是威尼斯,也可以通过他人宣战干预的方式激活。另一方面也可以随时威胁法国的米兰,但是由于教皇天生军事上的劣势(没有将领),一般也不用花太多的精力在军事上,正面作战教皇还是不行的。

神学辩论得分

简单来说就是通过辩论将新教的路德门生烧死,教皇天生的两张家族卡也是和这个有关。第二轮登场的英国人经常是首当其冲的攻击对象。这里就要善用莱比西辩论家族牌和Eck这个辩论者,用最强对最弱。虽然这个很不稳定,但是教皇还是要努力去烧死新教的改教者。

圣彼得大教堂得分

圣彼得大教堂每5CP得1分,这个方面早期不用太着急造,游戏中有很多事件可以帮助你完成这5CP。

教皇要获胜这个游戏,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拖。游戏越进入后期,对于教皇有利的事件牌(西班牙和异端裁判所),领导人(克莱门特7世、保罗三世等),辩论者都纷纷进入游戏,而且利用教皇可以开除统治者教籍这一优点,稳定与周边诸军事强国的关系,防止他们对于教皇的入侵。

Protestant新教(The Protestants)

新教的基本行动在教皇篇章中已经提到过,但是整个新教游戏流程分为两个部分,就是常说的建国前和建国后。建国前的新教只作为宗教势力存在,但是由于没有6大选侯国的12VP,所以不具有获得游戏胜利25VP的必要条件。由于第四回合结束之后强制建国,而且第五回合之后教皇的强力人物和事件都会进入游戏,所以直接在第四回合获得游戏的胜利是一个新教的主要战术。

新教的VP构成由最多12VP的选侯国分数+宗教得分+3本圣经3VP+其他。其他这部分主要就是指能否羞辱教皇的辩论者(雷同于教皇的烧死人)。由于新教有一个属于其自身的特殊行动翻译圣经,而每当翻译完一本圣经带来的6次免费宗教改革尝试的效果十分明显,从这个角度来说新教是一个十分适合打爆发的势力,俗称一波流。这里就要谈一下新教的家族牌Here I Stand:从弃牌堆找牌的功能。新教可以尽量找对自己有利的牌,例如印刷社、奥格斯堡妥协等等,同时配合路德Save 2 Cards的能力,非常适合在第四回合中打出一波流直接到25分。

新教的值得注意是第一不要传太快,因为有强制建国这个事件牌在。一旦新教迅速传播到12快地的话,很容易提前建国,那就提前引来哈布斯堡这个游戏中的最强势力,对于自身的发展大大的不利。其次,英语区可以伺机而动,如果英国要赢了他会帮你传播新教的。但是由于新教在英国传教的得分效率没有英国高,所以一般来说在英国传教需要谨慎。最后要随时注意辩论者的使用情况,不要让能力差的人落单导致被教皇刷VP,如果教皇有能力为1、2的人落单也可以考虑主动用Here I Stand发动路德辩论,把握可能的得分机会。

游戏感想

由于这个游戏包含了庞大的历史性,每一张事件牌都是描述了宗教改革时期的重要事件和人物,当玩这个游戏多次以后也对整个宗教改革的历史有了初步的了解,作为一个模拟历史题材的卡牌驱动多人战棋,有着比2人战棋更多的变化性和真实性和重复可玩性,如果能够找到6个人开这个游戏,绝对是一种享受。

文中注释

① Here I Stand可供2-6人游戏,官方标注游戏时长为6小时。BGG得分为8.09,游戏又称为Here I stand: Wars of the Reformation 1517-1555。重印版中加了一份2人游戏规则说明书。

② 卡牌驱动游戏,英文叫Card Driven Games/Wargames,简单一点的说就是使用卡牌来引导战斗,或者激发游戏中事件的一种游戏机制。这类游戏机制首创于1994年的一款名为We The People的游戏,设计师是Mark Herman。

③ 苏莱曼大帝是欧洲16世纪的一位杰出的君主,在他的统治下,奥斯曼帝国在政治、经济、军事和文化等诸多方面都进入极盛时期。苏莱曼大帝亲自统帅奥斯曼军队征服了基督教重镇贝尔格莱德、罗得岛和匈牙利的大部分,奥斯曼人的扩张态势一直到1529年的维也纳之围才被暂时遏制。苏莱曼大帝在与波斯(今伊朗)萨非王朝的战争中占领了大半个中东地区,并将西至阿尔及利亚的北非大部地区纳入奥斯曼帝国版图。苏莱曼大帝在位期间,奥斯曼帝国舰队称霸地中海、红海和波斯湾。

④ 哈布斯堡家族发源于瑞士北部的阿尔高州,并在1020年筑起鹰堡,名为哈布斯堡,并逐渐将势力扩展到莱茵河西岸流域。14世纪期间,新成立的瑞士联邦不断向德国南部扩张,导致哈布斯堡家族失去祖先建立的鹰堡。自此,哈布斯堡王朝的基地正式由瑞士南部的鹰堡,转移到下奥地利的维也纳,哈布斯堡家族也被称为奥地利家族。1437年阿尔布雷希特于次年陆续即位为罗马|德意志国王、匈牙利国王及波希米亚国王(阿尔布雷希特二世,未加冕为皇帝)。由此以后,哈布斯堡家族一直把持神圣罗马帝国皇位(1742年-1745年间除外),直至帝国覆亡。在本游戏的背景中,由于精心安排的政治婚姻,使得查理五世(西班牙称卡洛斯一世)成为欧洲的霸主,不过仍然不断出征,如对付基督新教徒以及奥斯曼帝国的入侵。

⑤ 查理五世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在以后的年代里,查理根据一个个帝国会议的方案,能够在一切主要问题上把教皇政府置于自己的控制之下,既保护他又压迫他。在欧洲问题上,查理五世还逼迫教皇不批准英国国王亨利八世同查理五世的姑姑卡德琳的离婚。

⑥ 这里的玛丽是亨利八世第一个皇后的女儿,因为不满亨利八世休了她老妈,并且砍掉那女人的脑袋而嫉恨在心的少女。在当政后一手推翻了亨利建造的一切规矩。爹做过什么,女儿就反其道而行之。

⑦ 在宗教改革之前,教会不仅控制了普通民众的思想,还高高凌驾于世俗王权之上。宗教改革打破了罗马天主教会的转转局面,衍生了许多不同的新教教派,并和不同民族的国家相结合,使各个王国迅速发展壮大。例如,英国的圣公会的建立使英国的民族国家和君主专制得到强化,为后来的英国资产阶级革命奠定了社会基础。欧洲各个国家也因为各自的宗教信仰而加强了民众的民族意识和国家的精神凝聚力。虽然宗教改革派进行改革的初衷只是反对罗马天主教会,但是这场改革无形中给欧洲带来了自由、宽容的新气息,从最初对不同信仰的包容到后来对不同政见的包容,这场宗教改革促进了欧洲政治、经济等方面的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