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到正文

存档

标签: 天津桌游

今天给大家带来玩桌游网专栏作家瞬间思路的一篇新作《2010天津桌游的10个关键词》。本作是续瞬间思路的上一篇《我眼中的天津桌游编年史》,在读这篇文章之前您可以阅读上一篇对天津桌游有个大概了解。我们也欢迎更多的朋友投稿,讲述你们的故事。

几个月前战锤店的掌柜OMI第一个对我说,你那篇《我眼中的天津桌游编年》是不是该写个续篇什么的了?后来陆续又有很多朋友提示我,大意归结起来就是:天津桌游的发展足够你丫再写点东西的,别磨机了!

其实,跟毛主席保证,我这次还真难得的不是因为懒,既然都叫编年史了总觉得至少得等到一年再编吧……于是才等到今天动笔。不过一年的时间对于号称“编年”而言的确有些短了,可这一年时间里天津桌游的发展却又远超过去几年的总和,于是我干脆罗列了十个关键词,就通过这些关键词的解读来记述过去365天中的天津桌游。

【爱玩桌游俱乐部】

爱玩桌游俱乐部

(俱乐部的创建者们,左起 浮生、Lynn_Ran、山雨)

爱玩的前身是继ASA之后的天津又一个桌游爱好者推广群体,这点我在09年的《编年》一文中已经做过记述。随着活动规模的增加,这些桌游爱好者们开始遇到游戏不容易携带、存取不便、场地条件、天气影响、活动场地服务态度恶劣、一些桌游店商定的推广价格无法顺利实施等多种因素的影响。于是,Lynn_Ran、山雨、浮生等几位玩家合资租下了位于鞍山西道时代广场2119号的一间公寓作为固定活动场所,并正式将这个爱好者组织定名为“爱玩桌游俱乐部”同时规定了俱乐部活动章程,即将俱乐部定为“以推广桌面游戏,提倡健康娱乐的理念为己任,为桌游活动提供交流平台的非营利的爱好者组织”,而俱乐部租金、会员卡制作、游戏购买、维护等费用由俱乐部会员的会费来负担不足的部分由四人补齐,数月后时代广场的场地又无法满足活动需求,再次更换到位于八里台的现用场地。

唐人街夜谈的大佬们

(非常有感觉的一张,唐人街夜谈的大佬们)

这时因为工作、学业等原因活动场地的出资人变成了山雨一人,但俱乐部的性质仍然保持不变。不过由于场地租金、水电、网络、游戏维护等费用的上升,俱乐部活动开始在周六的固定对外宣传活动之外正式面向非会员开放并收取一定数量的固定活动费用用以维持开销。同时初次确立了核心会员制度,比较特殊的是核心会员采用了邀请制,而非申请制。这种二次挑选的形式使得“爱玩”在不影响推广桌面游戏的前提下得以确保策略游戏游戏玩家为主的核心风格,这有别于此时天津绝大多数桌游活动以三国杀、狼人、杀人等几款游戏为绝对核心主题的情况(此处不含TCG、战棋等专项玩家群体。同时有名为“棋士团”的美式大型游戏玩家群体,下文将会介绍)。这种得益于不以盈利为前提运作的优势成为目前爱玩俱乐部独树一帜的特色。

【三国杀】

三国杀

“三国杀”这三个字近一年来几乎无处不在,就算不玩桌游的人很多也听闻过这个名字。作为一款桌游产品,“三国杀”当之无愧的具有里程碑式的作用和意义。放眼天津“三国杀”已经是绝大多数桌游活动场所和团体的扛鼎之选,对于很多新玩家来说“三国杀”和桌游之间就是等号连约等于都没有。作为一款使无数人了解桌游的游戏背后”三国杀“又同样背负着种种骂名,对这样一款让如此多的人爱恨交加的游戏,其意义其实早已经超越了“游戏”本身。

仅就天津而言“三国杀”这款游戏对桌游的普及功不可没,我没统计过近1年中到底有多少人从不知桌游为何物到接纳这种休闲方式,但我想其中至少有八成左右的新玩家是通过“三国杀”入门的。天津现在有桌游店四十余家,目前百分之九十以上都在自愿或不自愿地以“三国杀”作为主打项目。天津逐鹿战队为代表的三国杀爱好者团体和“益游堂”、“趣吧”等在天津具有一定知名度的桌游店家都是围绕这款游戏被联系起来并相互促进、发展壮大,由他们组织的“天王杯”三国杀大赛更成为过去的一年中天津三国杀爱好者最高水平的对战平台。

然而,在看到积极作用的同时,“三国杀”依然骂名不断,这主要来自于全国范围内具有一定桌游基础游龄较长的玩家。毕竟对于这些从《BANG!》玩过来的老玩家来说三国杀不过就是一款生逢其时的山寨游戏,它的成功更多是源自营销手段和山寨的时机,基本原理也是简单的身份推断和手牌控制,“3V3”模式真正意义上不是提高了多少游戏的策略水准而是维系了这款商品的销售狂潮。

不过对于天津这座桌游起步和发展都相对较晚的城市来说这样的争议其实并无太大意义,就天津而言这款游戏的负面作用仅仅在于大大降低了桌游这个新兴行业的门槛,产生了大量只需靠三国杀+狼人+杀人和其他三、四十个简单游戏就开张的桌游店(这一情况全国如此,笔者称之为“快餐式桌游吧”详见后文),这类店家对于游戏的选择几乎以高仿山寨为主,虽然也有“电厂”、“波多黎各”这样的游戏,但是常有人玩的游戏中却仍以难度不超过“艺术品拍卖”或“卡坦岛”的游戏为绝对主流。经营者自己对更多的桌游文化和内容并不了解同时也并不想了解,因为几款游戏就已经可以满足在其店内接触桌游的新玩家。这些新玩家形成了“桌游=三国杀+一些小游戏”的概念之后他们中的一些人又去开店或影响其他新玩家,长此以往形成一种一叶障目的恶性循环。

以目前桌游店增长的速度来说当数量达到一定程度或是国内玩家对桌游的认知达到一定高度之后,必然是一次大范围的淘汰和洗牌,这对不具有自身特色,缺乏深度、广度等竞争力的店家自身而言将是致命的缺陷。

同时天津在网上进行在线杀的玩家人数高于喜欢在现实中到桌游店的玩家人数,这是非常有趣的现象。精力所限尚未能深究其因,但想来这和天津人骨子里的传统重家的生活习惯有很大关系,对于很多天津人哪怕是现在已经成为年轻一代工作主力的80后一代来说依然有着比较根深蒂固的“不是周末就不愿意出去玩”的生活观念,恐怕正是这种对“工作日”和“休息日”区分非常清晰的观念才会催生这种独特的现象吧。

最后,如果把视角放回一位玩家的角度,“三国杀”的确是个好选择,但绝不是唯一的选择。

【得宁】

得宁

(得宁开业初期ASA在得宁的桌游活动)

如果说“三国杀”是天津桌游发展中一个游戏上的里程碑,那么“得宁桌游吧”就是天津桌游发展过程中从业者的里程碑。

天津桌游能从无到有步入“行业”这个概念范畴,真正意义上的起点就是曾位于南开格调春天底商的这家桌游店。开业之初的得宁桌游吧得益于老板魏乐和其团队的大胆创新、热情工作,以及ASA(天津最早的桌游爱好者推广群体,具体请见之前的《编年》一文)老玩家们鼎力支持,很快就成了当时天津桌游爱好者的活动中心。

那一阶段可以说是天津桌游发展的一个春天,那时的得宁桌游吧在游戏选择和活动推广上都独树一帜,即使放眼现在天津近五十家桌游店中,在游戏选择、店面条件、活动组织这几项上都能超过当时得宁者仍不多见。与现在的桌游环境不同,得宁开业时候全国范围内桌游吧发展也起步不久,很多现在无需考虑的问题当时都是种种考验得宁的困难。例如购买桌游的途径少得可怜,当然也没有什么盗版游戏一说,游戏的购买几乎都要和北京爱好者一起向香港团购,再派人去北京取回。由于正版游戏根本没有中文版,因此以ASA老玩家为主的第一批得宁核心玩家就承担起从翻译规则到游戏推演教学的种种工作,那是得宁的员工也都会认真的学习研究游戏,能真的感受他们对桌游和自己工作的热爱。后来AZ引入了WOWTCG项目并且在得宁主办了由新锐公司(WOWTCG中国总代理)支持的“魔兽嘉年华”等主题活动,将得宁的桌游活动推到了一个新的高峰。

然而随着AZ的不幸离开,WOWTCG活动倒退到简单的销售维持状态,桌面游戏的活动渐渐衰退,ASA的老玩家也陆续因为种种原因离开了得宁的桌游活动。此时三国杀、杀人和各种包场活动成为得宁的三大主要项目,桌面游戏开始变成三国杀和杀人游戏凑局时打发时间的选择,或者讲座活动中的交流项目。作为打发时间的凑局游戏,时间超过半小时的游戏都慢慢变得无人问津,新的几批“桌游教练”们也逐渐对得宁店中的各种桌游了解越来越少,三国杀和杀人基本就足够他们应付这一期间的主要玩家群体,对于新人也多被拉入三国杀或杀人的群体中,大部分桌游变成了柜橱上的背景。如果说开创了天津桌游行业先河积极推进桌游理念是得宁桌游吧的第一个标志意义,那么后期得宁在桌游项目上的衰退演变则是另一个有代表性的过程。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无论成败得宁的发展都为后来的从业者开创了道路,提供了学习的经验,希望如今雨后春笋般出现的桌游店和从业者能记住得宁桌游吧,借鉴他们宝贵的经验。

【TCG】

TCG

(能看出来里面都有什么游戏么,提示一下不都是TCG)

一年来TCG游戏在天津的发展和BG游戏的突飞猛进相比平淡了许多,但是在这平淡之下,单从TCG游戏的龙头万智牌来看,从之前仅存星智一家到现在趣吧、魔法学堂、智乐万事屋这三家具有DCI资格的店家开张营业。另外还有益游堂、圆桌棋士等数家桌游吧虽不主办比赛却销售万智牌产品。同时,天津牌手雷强在2010年万智牌中国国家冠军赛上夺得季军,并成为2010年世冠赛中国国家队成员,这个好成绩无疑为天津万智牌打进了一针强心针。如今新玩家人数比前一年多了许多,每次大型比赛赛场上总会增加很多新面孔,大大小小的比赛也不会因为牌手不足而经常临时取消。

感谢曾经主持黑龙副本的AMY

(抓个傻老爷们带副本显然不如真请个黑龙MM——感谢曾经主持黑龙副本的AMY)

WOWTCG方面,虽然相比起以前有所衰退但随着网络游戏80级开放和暗月马戏团赛制进驻中国相信再度回升也只是时间问题(笔者修订时得知刚从日本回国的牌手 雷强 刚刚获得在上海举行的“魔兽卡牌2010年度冠军赛”亚军,如今已经有很多万智、魔兽双料牌手)。

TCG

(这个还能都看出来么,依然不都是TCG)

日系卡牌虽然声势远远不如美系卡牌,并且缺乏正式的代理和官方支持,但是日系卡牌的爱好者队伍却在悄悄地扩展。以雨季卡牌等几家日系卡牌店为主的玩家群体经常组织各种自发的交流和比赛,不久之前雨季卡牌举办的交流比赛就有2、30位牌手参赛这比起几年前的天津来可为突飞猛进。

至于国产TCG游戏在天津只能算是初现苗头,永恒之轮、崛起都是昙花一现。国产TCG中表现最好的三国智现在恐怕也到不了10位玩家,由此可见国产TCG想在天津立足可谓任重道远。

【战棋】

战棋

天津WAAAGH!战锤店是天津最早的也是唯一的一家专营战棋类游戏的店面,在去年的《编年》一文中我对WAAAGH!和战锤只是点到即止,因为那时这家刚刚开业不久的店虽然标志着战棋游戏正式登陆天津,但我却并不了解WAAAGH!究竟能走多远。

在一次闲谈中,战锤达人OMI对我说“瞬间,你那会在文章里说不知道战锤在天津能走多远,现在我对战锤的前景充满信心”。后来我发现正如他所言,天津已经渐渐形成了一个忠实的战锤爱好者群体。这包括中古战锤和战锤40K两大部分,并且每周都在店内进行比赛交流,虽然人数并不多,但这个群体在不断地扩充却是大家都能看到的事实。现在经历了场地变更之后,WAAAGH!提升了场地硬件条件,更摆脱了商场内的种种制约,希望也相信这个在天津新兴的游戏项目会大放异彩。

【跑团】

夜深人静的爱玩俱乐部COC团

(夜深人静的爱玩俱乐部COC团)

TRPG即桌面角色扮演游戏在国内俗称“跑团”,跑团在天津绝不是一个新兴的项目,数年前天津就有一大批先行者投入到这个活动之中,然而真正大发展却是在最近一年多。

以DND系统(龙与地下城)为例,在当年根本可遇不可求专用骰子、三宝书、各种模组、资料,如今点开网络就能轻松买到、查到。不但有很多早期的天津跑团群体如今恢复了活动,更有很多新的爱好者通过不断增加的桌游吧开始接触到这一活动形式。

由于这些团体数量众多却相对缺乏联系,加之笔者自己能力有限,因此只能以我自己所了解的角度和情况来记录下这些文字。我最了解的天津跑团团体就是由城主(DM)Koasir和 蓝蓝(另有ID:树上的男爵)主持的“天津渤海团”,五、六年间直接或间接通过渤海团接触跑团的玩家前后应有数十人。经过几年的完善,现在渤海团完全使用自己架构的游戏背景,包括地图、地里、人物、传说、神灵、组织、历法、节日、神器、习俗,甚至设计了精灵等种族的语言和简单的文法结构。现在的“渤海团”仍以“爱玩桌游俱乐部”为活动地点在继续开展和推广着跑团活动。同时,本人负责的因为时断时续的挖坑而倍遭PC们鄙视的深坑型COC团也同样在这里(残喘)活跃中…………另外天津除了“爱玩”之外还有多家桌游店也提供跑团项目,内容以DND为主,也不乏辐射团等其他系统的玩家。

目前一些新兴的跑团群体中DM水平的确尚需提高,但是也有Koasir、嘉林等天津资深DM所带的高水准团体。虽然水平的确高低不同,但是的确有很多以前不知跑团为何物的“小白”陆续加入到这个广阔的世界中来,让人颇为欣喜(对灯发誓,本人绝无想蹂躏新人之烂强想法!)。

【棋士团】

棋士团

(星际格子桌布上的争霸)

与爱玩俱乐部以德式策略游戏为主的情况类似,天津的美式游戏爱好者们也自发组成了一个交流和推广美式桌面游戏的群体,并定名为“棋士团”。

由于美式策略游戏的价格、语言、难度、游戏时间等诸多方面的限制,相比之下“棋士团”的玩家并不多,但却都是忠实的铁杆美式游戏爱好者。成员多有战棋游戏、TCG游戏、跑团等核心向游戏经验,其中的相当一部分人更同时是中古战锤或战锤40K发烧友。DC、AH、星际争霸等大型游戏和战锤LCG、冰与火之歌LCG等卡牌游戏是“棋士团”活动时的常见项目,其他如波多黎各、小小世界等对绝大多数玩家来说已经是相当复杂的游戏在他们的游戏目录里中只能是比较轻松的休闲选项。

目前天津其他桌游店偶而购买的几款大型美式游戏大多都落了个曲高和寡、束之高阁的结局,很多美式大型游戏基本沦为装饰品,就连店家的老板或游戏教练们也无人会开。有一两家店虽然不断推广美式游戏但却又缺少足够的核心玩家支持。因此可以说正式由于“棋士团”玩家的热情推动,美式桌面游戏才真正在如今多以三国杀、狼人等游戏为绝对主流的天津找到了一方立足之地,并且得以生根发芽。

【快餐式桌游吧】

卖快餐的桌游店?多种经营的好出路?错!“快餐式桌游吧”是一个代名词,笔者仅用来代指今年来在国内涌出的一大批量产型无特色桌游吧的代名词。要成为一家没什么营养“快餐桌游吧”需要同时符合以下几个特点:

1、以2、3种游戏作为店内的绝对扛鼎主打。

2、店面只有简单装修,地点一般是商务楼或居民楼内。

3、店内从业者本身对深度游戏基本没有了解,也不试图去了解。

4、只向玩家尤其是新人推荐那几款扛鼎主打游戏。

5、游戏以盗版游戏占绝大多数甚至全部。

6、游戏种类5、60种或更少,无其他特色经营项目,收入主要来源是场地费和一些简单的饮品销售费用。

7、类型以欢乐破冰游戏为主,游戏难度不超过卡坦岛,再复杂者鲜有开局。

8、对桌游文化的了解来自于几个主打游戏项目和从业者自己不长的桌游经历。

9、从业者的从业动力来自对桌游的好奇,想要自己开创事业的热情,或是应对暂时没有更好工作想法的压力。

10、从业者之前对桌游行业没有太深入的了解和认识,抱着边干边学,试试水不行就关门的心态入行。

如果你常去的店能同时满足以上10点,恭喜你,那就是一家标准的“快餐式桌游店”了(占个8、9条也差不多,领会精神)。这类桌游店的出现大大普及了桌游推广,但却造成了相关从业门槛过低,水准参差不齐的负面效果,对桌游文化和理念的真正普及反而起了阻碍作用。以北京和上海这样桌游发展更早的城市为参照,天津的桌游店在不久的将来就会迎来洗牌,在这样的洗牌中缺乏特色和竞争力的“快餐桌游店”将会被优先淘汰。因此,笔者建议想从事这个行业的朋友们最好先对桌游这个概念做些深入的了解,深思熟虑之后再跳坑不迟。

【豆瓣】

想来想去还是把豆瓣做成了一个词条,2009年末以前,豆瓣上天津同城桌游主题活动除了“爱玩桌游俱乐部”长期主办的“桌游互助”活动以外,只有寥寥几个短期的桌游活动。而现在豆瓣上天津同城活动中桌游主题活动接近十余个,翻了几倍,这其中既有商业性质的宣传,又有爱好者自发的交流。豆瓣等网站如今已经成为桌游活动理想的双向选择平台,希望能有更多的桌游爱好者充分利用这样的网络平台,走出家门结识更多的朋友。

【过去•现在•将来】

就像刘慈欣在《三体》中说的:人类的文明呈跳跃式的加速发展:从狩猎时代到农业时代用十几万年;从农业时代到工业时代用了几千年;从工业时代到原子时代用了二百年;从原子时代进入信息时代则只用了几十年。

而伴随着人类发展每一个阶段的事物之一正是“游戏”。

荷兰学者约翰•赫伊津哈在其著作中强调“游戏是文化本质的、固有的、不可或缺的、绝非偶然的成分”。由此可见,伴随着人类的发展游戏本身也在不断的飞跃式的发展变化。哪怕仅仅投射到桌面游戏这个小小的层面上其表现也同样如此。不过既然这篇文章的主题是天津桌游,那我还是回到天津这个划定好的范围内来,毕竟再多再广的东西我实在没有条件去了解也没有资格来讲述。

天津桌游的发展也是加速式的:2007ASA出现之前天津桌游玩家还仅仅只有一些爱好者自娱自乐的小圈子和万智牌玩家的群体;2008年得宁桌游吧开张之后天津桌游第一次和“行业”挂上了钩;2010年截止本文完稿之时天津桌游吧已有50家左右而其中一多半是在2010年内开业。

玩桌游

(无论玩什么开心才是桌游的本质)

天津是一座偏于传统、保守却又不失幽默、热情的城市,现代西方桌游这种产生自西方文化背景下的休闲娱乐方式是能够被天津人接受的,但是何种方式才是最适合天津的?才是最容易被更多天津人认同的?这是接下来天津桌游行业的从业者们最应该关心的问题,当然对于其他城市来说也同样适用这个问题。而对于玩家们我想很多时候桌游不在于玩什么、在哪玩,而在于和谁玩,其实归根结底只要玩得开心就好。

注:由于截稿时间已久,几个月来又出现了很多变化,包括益游堂等一批老店关闭,又有新店开张;各种三国杀比赛络绎不绝成了店家的灵丹妙药;豆瓣上的桌游活动则逐渐重归平静;棋士团的40K团则开团在即…………种种变化恕留待2011年底继言。

感谢 思思、AMY、小安、军曹、21C少年、SID 等朋友帮我这个懒人审稿、校对

瞬间思路 – 2010年12月19日于天津

相关文献:《我眼中的天津桌游编年

父母总说我长不大,的确如此,今天眼看快30的人了,还是离不开一个“玩”字。这就是我生活的方式:我的生活就是娱乐。

桌游 童年时期(1998年以前)

这个时期或许没有什么鲜明的标志,如果要说的话以《强手棋》为代表的各种国外棋类游戏的粗略或精致的仿制品,算是西方当代桌面游戏第一次和我们的接触。《妙探寻凶》、《豪门强手》很多游戏都让那时候还是孩子的我们惊叹不已。记得小学的时候收到生日礼物是一副可以盖起纸楼的《豪门强手》,那时候18块钱的游戏可真的是笔巨款,若干年后的今天,当时的那种兴奋依然记忆犹新。

万智牌——第三波时期(1998年—2004年)

标志:万智牌的出现,和DND的推广

作为世界上第一款也是到目前为止最为成功的集换式卡牌游戏——万智牌,在1998年来到了中国大陆地区。当年天津各家联邦软件和书报亭都有销售第六版、克撒传、三国、博图等系列。中国当然也包括天津的第一批万智牌玩家也正是在这个时候诞生的。由于有着健智游戏的旗号,又有“中国国家体育总局社会体育指导中心试验推广的健智体育项目”的支持,2001年万智牌晶合时代公司成为中国代。《大众软件》、《电脑商情报》、《科幻世界》等诸多杂志报刊都可以看到万智牌的身影。

与此同时,第三波公司也将《龙枪》系列、《黑暗精灵》系列和DND三圣书等作品、游戏正式带到了玩家面前,之前只听闻过只鳞片羽的奇幻世界开始向大陆玩家们展露出庞大的身影。第一批跑团玩家也很多是在这一时期开始真正得以接触到DND背景的奇幻文学桌品并开始领略TRPG的魅力。

然而,随后的发展却未能如开端这样顺利。

低谷时期(2003年—2005年)

标志:万智牌陷入低谷与第三波的倒闭

官方支持的取消,娱乐消费模式的差异,价格门槛的阻拦,宣传渠道的狭隘,尤其是电脑游戏的冲击,诸多因素最终导致晶合于2003年放弃了万智牌市场;2005年第三波公司也被UBI收购从大陆奇幻文学领域销声匿迹。于是今天在淘宝上能买到一套当年第三波代理的正版三圣书已经成了一种可以炫耀的资本。至于是否还有人做着在某家小店里偶然淘到当年万智牌包的淘金梦就不得而知了。没有了正规渠道的支持,很多玩家不得不告别了万智牌。平心而论,对当时主要是学生为消费主力的万智牌来说,价格门槛的确是一个瓶颈,而游戏成本低廉内容包罗万象的电脑游戏更是致命冲击。虽然在之后的数年间万智牌并没有彻底销声匿迹,但在天津来看,多家牌店接连关门。很多老玩家流失却桌游是不争的事实。刚刚开始崭露的桌游市场又开始进入了一段萧条的时期。

新萌芽时期(2005年—2008年初)

标志:杀人吧的出现和兴起

万智牌虽然近乎垮塌但却给我们带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世界,一个刚刚展现了桌游一角的风采的美丽世界。大门一旦开启又如何能轻易关闭?随着网络普及的推波助澜,越来越多的桌游形式开始被人们了解和接受,其中几乎不需要任何道具却能支持多人游戏的“杀人游戏”几乎在一夜之间横扫中国。从线上到线下也就成了自然而然的发展,天津也同样如此,多家杀人吧的兴起印证了这一点。与此同时,作为桌游吧调剂等待时间的办法,一些小型的、简单的欢乐桌游在这一时期的后期开始被各杀人吧陆续引进。例如 种豆、BANG!、德国心脏病、层层叠、猴塔之类悄悄地出现在杀人游戏之间。同时TRPG和卡片类游戏也没有停止发展:万智牌几经更换代理又开始恢复正轨;盗版游戏王铺天盖地地砸倒了无数低龄玩家;WOWTCG在尚未有中文代理的情况下已经凭借网络游戏的大旗打开了中国市场的大门;喜爱LYCEE、GUNDAMWAR等以动漫游戏为切入点的日系卡牌玩家群也在天津出现;跑团的群体经过多年来的发展形成了多个固定的小团体,很多天津玩家的名字开始在全国跑团众中为人熟知。

这里我必须提及一个名字:牟超(东旭鹰)——《中华五行牌》 的发明人和推广人。这里单独提到他并非因为他是我的朋友,也非因为他是天津人,而是因为他是我所知的中国第一款达到发售阶段的国人原TCG的发明人。我总觉得牟超是个理想主义者,《中化五行牌》从构思到成型到推出产品耗尽了牟超无数心血,其中所付出的代价,经历的坎坷非我们所能想象。现在同样是国产集换式卡牌游戏的《永恒之轮》和《三国智》,还有非集换式的《三国杀》哪一个不是有多名成员组成的研发、销售团队?而《中华五行牌》却在这一时期里,只靠牟超和两名助手的情况下达到了产品试销售阶段!虽然由于诸多原因《中华五行牌》项目最终还是失败了,虽然时至今日也没有几个人听说过“牟超”这个名字,但至少我知道他功不可没。

ASA时期(2008年初—20087月)

标志:ASA桌游推广群体的活跃

如果我们把TRPG、TCG、杀人游戏之类独立性很强的项目从桌游的大概念里暂时摘除出去的话,那么从这个时期开始,天津桌游才在真正意义上第一次开始大发展。

桌游 从韩国回来的玩家哈巧克苦于自己带回的桌游无法开局时恰巧遇到了同样找不到同道的桌游爱好者AZ,两人一拍即合的成立了“天津ASA桌游俱乐部”并开始每周五晚上在避风塘进行免费的桌游推广活动。很多现在天津桌游的老玩家其实都是在这个时间前后通过ASA接触到桌游的,当时活动主要由AZ、哈巧克等人自己购买游戏,再带到活动场地,有新人参加活动就自然会有老玩家主动教学,越来越多从网络上看到,听朋友说过的,甚至是在活动时候偶然碰到的人们开始加入到这个小小的俱乐部热闹的时候八里台避风塘二楼几乎包场。虽然从八里台搬到南楼避风塘后流失了一些老玩家,但是却有更多的新玩家参与到活动中。

与此同时,由于新锐公司代理了WOWTCG中文版,更多的魔兽迷开始借此接触到面对面的桌面游戏的乐趣。万智牌也开始进入一个新的发展时期, “洛温”环境开始天津万智牌圈子里不但看到了很多新鲜的面孔,更重要的是很多当初在晶合时期的万智牌玩家开始陆续回归。此时,这些人早已不是当年的孩子,他们中大部分人都走出校门有了稳定的工作收入和自由支配的时间,从消费能力的角度来说这一时期天津万智牌玩家开始进入了一个合理构成的时期。“强权外交” 等颇有深度的游戏也开始依托网络扩展开来,甚至举办了包括天津在内的多地网络强权外交大赛。

ASA时期(得宁时期)(20087月—2009年初)

标志:天津第一家专业桌游店:得宁的出现以及ASA的解体

2008年7月天津第一家真正意义上的桌游店——得宁桌游俱乐部开业了。2008年8月ASA活动由AZ牵头将场地转入得宁。但由于多方面原因一部分玩家没有继续参加后来的活动。很快ASA的活动被得宁店内活动所取代(ASA的活动在这时基本画上了句号,ASA转入得宁的部分玩家进入了与得宁之间的蜜月期),随同AZ一起转移到得宁的玩家群体开始接受并成为得宁最初的一批核心玩家。不久之后,AZ与得宁合作开始了中文魔兽卡牌的经营项目,借得宁这一平台,开办了“天津魔兽嘉年华”等一系列主题活动,TCG玩家、杀人玩家、跑团玩家、普通桌游项目玩家开始通过这个平台被联系起来大家都发现,原来桌游的世界比自己原先了解的要广阔的多。

繁荣伊始时期(2009年初——今)

标志:多家桌游店的开业,爱玩桌游俱乐部的活跃

2009年初,AZ因为意外离开了我们,很多正在进行或准备进行的项目被迫终止,当初随AZ转移到得宁的一批玩家开始因为种种原因陆续离开得了得宁。同期,蜂巢、宝格、BOX等多家桌游店陆续开张,很多早期专一在跑团、杀人、万智牌、WOWTCG等项目的玩家开始重新选择自己的娱乐方式。天津桌面游戏开始进入了一个持续向上的发展阶段。

桌游也是在2009年2月一群正要离开校门的大学生组成了名为“圆桌棋士”的桌游推广会开始举办活动。与当年ASA非常类似的是这个组织也同样以非赢利的模式组织活动,主办人自己带游戏到避风塘之类的活动场地推广桌游。2009年中旬以“圆桌棋士”为基础正式成立了天津爱玩桌游俱乐部,活动地点随即扩展到天津各家桌游店以及俱乐部自己租赁的活动场地。同时,由于新开业的几家桌游店都兼有万智牌的销售,因此天津万智牌也搭上了这班顺风车水涨船高。一直未涉足天津的战棋类游戏也有了成果,天津第一家战锤专门店正式营业,谁也不知道这家店能走多远,但是至少这是一个开始!

这一时期里最重要的名字是王大伟(AZ)我不知道对于天津桌游的发展他究竟意味着什么,但是没有他天津桌游就绝对到不了今天的程度。至少对于我个人来讲来说,如果没有AZ组织的活动我就不会认识今天这么多朋友。诚如所见,虽然AZ离开了我们,但他所种下的种子,现在已然开花结果。

事实上,天津桌游的今天也不过是刚刚起步,比起上海等城市天津还相距甚远,但我相信面对面时代的回归是大势所趋。眼下“三国杀”的兴起,《永恒之轮》、《三国智》、《古战》等一批原创集换式游戏的出现都从各自的角度提供了佐证,甚至在市场与规范二字相去甚远的现在各路盗版游戏、山寨游戏的爆发也多少说明些问题。总之,未来的路就在我们脚下,至少我是乐观的,因为正像AZ说的那样:我们的生活就是娱乐。

附:之间没有过多提及游戏,动漫,文学,影视等诸多方面对桌面游戏发展带来的影响,这多少有些偷懒的缘故,需知这些元素是相互作用缺一不可的。又如南开大学桌游活动、现金流的兴衰、三国杀群体的发展等环节由于我未曾涉足其中不敢妄言故此略过,还望大家指正。感谢 梦儿、阿席达卡、穆塔尼、小安、1+1=3、棋子猫、张修武 等诸位同学的帮助,否则对于我这么一个稀里糊涂的人要准确回忆起些年来的事,实在是个难以完成的任务。

瞬间思路

2009-11-20于天津

本文由玩桌游网专栏作家瞬间思路执笔。如需转载,请与玩桌游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