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野猪 上周我亲自将Waterloo(2002年版,作者是Alexander S. Berg)的规则彻底翻译了,文件在BGG通过审核了,然后solo了一个晚上,感觉很好。 Solo的时候固然有点痛苦,主要是同时思考双方的调度策略,相当累!但往往在某些关键的防守位置根本没得选择,一定要倾尽全力守住或者攻占下来的,这些地方思维就轻松多了。

Waterloo是一款战术级别的战棋,也就是会具体操控到某支部队的具体行动。历史背景当然就是拿破仑的最后一战——滑铁卢之战。历史上,滑铁卢战役的焦点集中在一个高地上,在高地上双方都伤亡惨重,但拿破仑稍占上风,然而最终普鲁士军队的成功增援让拿破仑惨败。

Waterloo, 2002

游戏在Setting上很巧妙,游戏版图上有2个城堡:Hougoumont和La Haye Sainte(LHS),双方的主要兵力都集中在这两个城堡连成一线的区域两侧,这个区域正好就是历史上让无数士兵命丧的高地。防守这片区域,最重要的莫过于那两座城堡,其中游戏开始时候Hougoumont城堡已经被英军占领了,而LHS城堡则是留空的,而且游戏的第一回合是法国先行,所以在LHS城堡必然是法国的囊中物,于是双方各占一座城堡,势均力敌;另外游戏的胜利条件中包含占领城堡的得分,拿破仑若要赢,必需将另外一个城堡也攻占,或者长驱直进占领LHS城堡后方的重要村庄Mt. St Jean,但Mt. St Jean是英军的大本营所在,周围军队众多,冒然进入必遭围攻。

Waterloo, 2002 于是很自然,游戏初期会陷入两个城堡之间的攻防战。而契合的是,在这个高地上,英国部队的初始布局比法国稍差,调动起来需要花费较多的行动点,于是法军的初期较有优势,和历史上拿破仑几乎要让英军溃败一样。普鲁士的援军在游戏中是从第二回合开始陆续进场,但普鲁士的援军距离高地有一定的距离,并非顷刻之间就能到达的,扮演拿破仑的玩家很容易就能感受到普鲁士军队到来的压迫感。

跟历史对比一下,无论从军队的分布、援军的到达时间、战斗的关键点,当时双方领袖所采取的攻防策略,等都能在游戏的设定和游戏过程中找到较高的还原,通过对阵玩家可以切身感受到当时领袖决策的艰难。而有趣的是,虽然高地之争貌似是必然,但玩家可以转换策略打法,尝试看是否能创造出比当时拿破仑更优的战术,从而改写历史。游戏中拿破仑的军队算子属性比英国和普鲁士的都要强,拿破仑每回合可以动用的资源(手牌)也是最多的,加上游戏有齐攻的效果,要拖延甚至截断普鲁士的支援并非不可能。

之前我曾经谈论过桌面战棋和电脑战棋的纠结,具体请点击这里

回顾当时的看法,自己也不禁一笑。最近读过的《战棋》第四期,里面有即将出版的2011年华人战棋巨作《War of the suns》(《天无二日》)的设计师杜骏聪发表的文章,里面提到电脑战棋的不足之处:“因为要顾及广阔的消费族群,所以往往着重可玩性,而忽略历史真实度,而且对战略的深度及玩家的要求上,始终不能跟传统战棋媲美。”

这句话我很认同,电脑战棋举一些众所周知的例子光荣的《三国志》。从表面上看,《三国志》里面战斗的过程和战术级的桌面战棋很相像,因为两者都是操控具体的军事部队,也是回合制,也是“一格一格的走”,只不过电脑上是点鼠标,数值由电脑处理,桌面上要自己动手,计算也要自己口算。

我觉得三国志有一个非常不好的地方,就是严重脱离历史和合理性。三国志里面唯一和历史吻合的就只有武将的属性描述,而具体运用起来,和历史相差非常大,甚至迥然不同。好比如三国志10代,无论攻守,虎豹骑近卫队搭载井栏必然是最佳的选择,而且不论任何城池的地形分布,也可以忽略任何的武将,只要有10万兵搭载井栏守城,无论对方攻城多少次,都必然败退;又比如三国志11代,拥有了落雷,就拥有了一切,10个自定义武将带着落雷满地图跑,去到哪灭到哪,怎么打阿? !玩多了,觉得真没什么意思,只是电脑在虐人。

最后一个例子:信长野望,因为同一个大名下各城的收支居然不是分开的,也就是可以在前线的城池里面只建造铁炮楼,后方城池只搞农田和商业,这种游戏我觉得绝对不能算是模拟历史游戏,还差很远呢!电脑战棋往往存在最优必胜策略,这样的游戏毫无历史体验感,更变成是虐待式的游戏。

三国志

最近我购了一台iPad,并尝试了很多桌面游戏,对iPad的游戏感觉有了切身的体验,然后我认为iPad是很适宜玩战棋的。因为在桌面游戏里面战棋是少众中的小众,推广是艰难中的艰难,同城也未必能找到同好,solo虽然有趣,但始终是自娱,并且比正常游戏更消耗精力,如果能有iPad平台支持,必将是战棋玩家之福。

想象一下,一按“START”,iPad里面已经将战棋的setup做好了,不再需要人手在众多算子中找到匹配的并按照剧本在指定位置摆放,卡牌或者游戏资源的分配也是瞬间就能配置好,战棋的setup我一直以来都认为是一个诟病,但暂时没办法。 iPad的屏幕我认为足够大了,在iPad中拖动战棋地图相信也是能十分方面直观地看到各方面的局势变化,而且iPad里面的游戏很多时候需要拖动操作,桌面战棋很多时候也需要拖移算子,这方面会让桌面玩家的感受极其相似。但正如上所说,对于小众中的小众,像CODITO这类开发APPLE平台桌面游戏的公司会否顺应战棋众的要求呢? !我看机会十分渺茫………

本文是玩桌游网专栏作家佛山野猪在其博客上发布的最新一篇桌游文章。如需转载请与野猪联系(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