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到正文

存档

标签: 中国桌游行业

我们先来看一看国内的桌游方面的媒体数量。国内桌面游戏资讯门户网站一共有四家,分别是桌游世界(173zy.com)、摸鱼吧(moyu8.com)、桌友网(zhuoyou.com)以及爱桌游(zoyooo.com);桌游纸质杂志有三本,分别是《卡牌·桌游》、《桌游志》以及《桌游俱乐部》(传说中还有一本《卡牌桌游志》);在线杂志目前只有摸鱼吧旗下的《摸鱼片》;桌游最大的综合性社区是桌游网(bger.org);桌游最专业的在线媒体也就俺们玩桌游网(wanzhuoyou.com)。据我们所知正在筹备的桌游以及相关杂志还有3-4家,其中《桌游Design》将会在今年7月份与大家见面。我们今天的话题也从《桌游Design》这本杂志说起。

早上起来看玩桌游网的微博,突然发现被一玩家骂的狗血喷头,定神一看原来《桌游Design》这本杂志在宣传中说要送一款名为Yomi的游戏,于是跟其合作的吴大、玩桌游网、香港Funsprite都被连坐了(不过为啥不骂千智和前景文化传播不得而知,按照骂人者的逻辑凡是和做盗版的厂商有合作就是支持盗版)。

桌游Design道歉前的宣传图对于玩家的愤慨我们非常的理解和支持,对于《桌游Design》为啥会出盗版Yomi我们也不清楚,处于很“蒙”的状态。随后《桌游Design》主办方出来道歉说自己被蒙并且撤销相关文案和礼品,知错就改的态度还是受到了大部分人的认可,玩家剑指“专业性”继续对其进行攻击也无可厚非——谁让你标榜专业却没专业水准做出这么不专业的事情呢?后来网友揭发说投诉者是游卡桌游市场部的员工并且在微博上说自己购买了盗版Yomi,接着游卡桌游几位干将也澄清说是送给老外做样品,又有人说游卡桌游正在商谈Yomi的正版代理……这么多信息凑一起能不热闹么?玩桌游网组建的行业QQ群里面人头攒动,私聊小窗口闪烁不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有的很愤慨,有的很理性,有的被爆菊,有的长篇大论,当然也有我们的观点的倾诉。

时间是治愈的良方。这件事情虽然已经渐渐平息,但是让我们对当前市场从业者的素质和行为提出了疑问:自诩专业却做非常不专业的事情,看到别人出错就恶言开打,剩下的乘火打劫发发自己的杂志……这一切都让我们觉得这个绿色游戏行业怎么这么的乌烟瘴气。任何行业出问题,要么是商业模式遭受到质询,要么是从业人的素质有问题,在我们看来桌游媒体行业两方面都存在很大的问题。正是因为不赚钱,所以开始窝里斗互掐,而不是像成熟的行业一样合作共赢。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的做事方式也许在其他行业司空见惯,但是衍生在桌游媒体这一小块领域实在是无聊之极。

在我们主张业内团结合作之时,也有公司叫冤:“我们比谁花在桌游上的精力都要多,为什么联合的基础是诽谤、诋毁我们?”我们认为红眼病这种事情也许在09年的时候会有,如果在2011年依然存在这样的一个“作战基线”那就只能说新进的和行业老兵的不成熟。至于对于为什么行业带头大哥带个烂头的分析已经在之前的观点系列文章中有所阐述,也给新出的《桌游Design》撰稿最后一次阐述我们的观点,这里不再展开叙述。

说回到媒体这块,今天我们在各大媒体网站做了一些截图,各位来看看哪个更公平,更有大家风范?

第一张图来自于桌游世界,这家公司资源雄厚。第二个大标题自吹自擂的说自己荣登“浙江最具投资潜力企业榜”。别的我们不去说,整个商业模式建立的基础就是盗版国外游戏做成电子版的基础之上,名不正言不顺事不成。我们只见这家公司在不断的烧钱,却没有办法剖析其在法律范围内的盈利增长点,只见钱进,不见钱出。撇开其商业模式不谈,总体看下来网站的桌游资讯这块秉承了1年前玩桌游网的风格,国内外桌游新闻一个不拉(貌似没《三国杀》的新闻),自己平台游戏的新闻侧重点之外,国外游戏资讯现在是国内做的最好的,更新非常及时。

桌游世界(173zy.com)

第二张图来源于爱桌游,这家网站已经被JJ.cn收购,但是不难发现新闻中夹杂几篇与桌面游戏不太相关的网页游戏信息。不过话又说回来,被收购自然要做自家或者联运产品的宣传,无可厚非。游戏覆盖面还是比较广,新游戏更新也比较及时。

爱桌游(zoyooo.com)

摸鱼吧,应该算的上国内最大、互动性最好的玩家桌游门户与社区。内容更新有条不紊,异业合作也非常之到位,不愧为中国桌游资讯第一站。从截图来看游戏覆盖面非常广。

摸鱼吧(moyu8.com)

桌友网自然是《三国杀》的天下,为什么大家也知道,这也是我们带头大哥做的站点。有人说:我们要活着才有发展,不报三国杀没人看!这个逻辑建立的基础是迎合《三国杀》的需要而不是普及桌游的需要,孰是孰非读者自己掂量。我就不明白了这三国杀女武将的三围有什么好报道的?私下群聊开开玩笑倒也罢了,放在媒体上还是“桌游要闻”这不是脑残么。

桌友网(zhuoyou.com)

我们玩桌游?并不属于门户站,也不是社区站点。如果不清楚玩桌游网定位的同学我们再次重申:我们有多少人力,做多少事情;做减法是我们的宗旨,事情做少一点,做更好一点;引导“桌游”概念在国内的流行,我们不结盟,更不会打压新进从业者。不偏不倚的评论行业事件、真实评测桌游是我们的一贯宗旨。当然我们的观点不一定为广泛认同,我们愿意与用心的朋友交换意见。也许极少数厂商们恨我们,因为我们拿了游戏还不说好,但是我们相信立足于行业长远发展的不会这么狭隘,一款产品不好有第二款,第二款不行有第三款~

至于桌游杂志,也是今年刚刚兴起的一个平面媒体。行业内总体对于杂志的看法是不看好或者只能做《三国杀》相关的杂志,没了三国杀SP卡大家都认为《桌游志》是卖不出去的(可以停了试试?)但是大家又迫切希望能够出一款不以《三国杀》为主的桌游杂志——只推《三国杀》,这潮流过了谁还玩桌游?《桌游Design》的定位也与我们先前的想法不谋而合,因此即便这次因为主办方的问题惹了很多事情,我相信我们希望“桌游”普及的任何一份子都希望这本杂志能够走的正,走远一点。如需约稿我们会继续,但是低调与务实是《桌游Design》需要的。

谈到桌游杂志就想起妹子,这也是我们“行业老大”带的头。我们只问一个问题:桌游和妹子,有什么关系?如果你说玩桌游能够认识妹子那我们没意见;如果你说靠妹子吸引玩家来看杂志知道什么是桌游那这个逻辑有问题。扒光了自然吸引眼球,这和卖淫的思维有何两样?说白了,用妹子做眼球一方面满足了个别人的私欲,另一方面用这种手段玷污这个绿色行业,最好再爆一些“什么门”事件就可以和网游媲美了。

桌游Design的Cosplay

上图是《桌游Design》给黑门桌游做的Cosplay,比起《桌游志》的三国杀Cosplay有过之而无不及。

从业者年龄都比较低,拥有活跃的思维却少了逻辑的缜密。有时候我们在想,大家早日不玩《三国杀》,这帮子人早日没钱烧早日散去让行业重新洗牌也许是一件好事,因为后进者没榜样可以学习,榜样给到的都是这种东西,实在是让人为这个行业能否发展感到担忧。

玩桌游网:广州奇蒙这家公司,也许各位不是那么的熟悉,但是旗下的《鬼戏》这款作品想必不管是喜欢还是不喜欢,都应该听说过。有人说卡牌质量表现的是厂商不够厚道,也有人说厂商除了印刷这块,总体来看游戏品质与原画还是非常的不错。玩桌游网也与广州奇蒙进行了线上和线下的接触,总体感觉这家企业是一个踏实做事的企业,这次北巡17天就给我们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本篇报告为广州奇蒙撰稿,玩桌游网进行了一些的修改,仅供行业内人士参考。

题记

结束17天的远行后随着冷空气回到广州,已经是深夜。熟悉的道路和街灯,还有亚运标语的泛滥,没错,我回到了这里,广州。回到广州奇蒙文化传播的望湖轩楼下,一行人疲惫不堪的(当然,老胡兼司机是最累的),而我心里揣满了乱七八糟的心情。兴奋?担忧?责任?真的说不清楚…… 我一直在想许许多多的事情。出去的时候一样,回来的时候也一样,只不过内容和期望全变了个样。但是有一点是很确定的,奇蒙鬼戏一定会走的更远。

技术数据统计表:

方式:

自驾GL8

全程:

5000+ km

时间:

17 天

省份:

9 个

城市:

18 个

成员:

4 个

活动场次:

20 场

参与人数:

500+

影响人数:

3000+

鬼戏桌游:

150 盒

幽灵公仔:

40(大)

幽灵公仔:

200(小)

USB暖鼠:

200 个

木偶吊饰:

200 个

鬼戏海报:

180 张

一直以来,国内的桌游设计商大都是以自我为中心而开发和设计作品,一款新产品是否满足玩家的需求并不是工作组设计的重点要素,一款产品能否成功基本上太依赖渠道推广,所谓闭门造车。市场信息真伪参半,无论是玩家还是商家都只能是道听途说,自然,双方得到的结果也是难尽人意。鬼戏是否能让大家接受,对于玩家和设计团队是一个曲折而渐进的过程,我们在这方面必须得做点什么,而不是一味的鼓吹和销售。

“剑,整个市场的信息那么模糊,我想全国巡游一次,你说可以?”老胡问,

“如果能,那自然好!”我想了想,爽快地回答,

“这样做的商家,有几个?”老胡有点疑虑,

“一个都没有。”我几乎是反射性的回答了这个问题。

“你确定?”老胡不太相信,

“非——常——”我笑了。

准备妥当后,出行前,他又问了一次“你确定我们是第一家?”

“我不喜欢开这种玩笑。”我无奈摊摊手。

于是,我们四个人就在25号的雾气浓重的清晨出发了。车上载满了鬼戏桌游和相关的物资,此外还包括《鬼戏》的正式初定版、《寻易》、《风语》等测试版本。首站直奔长沙。

正文

一、前后关于市场的概述

a) 出行前

i. 国内桌游市场异军突起,引起了相关网游开发商和设计团队的注意,各地的桌游吧、桌游自助店,桌游主题的各类型吧像雨后春笋一样冒出来,再像被大雨瓢泼过的豆芽一样倒下去,各种类型的原创新游戏数量成指数型线性向上发展,圈内的国内外新闻和推广广告充斥在每一个桌游网站。国内的桌游市场逐渐成熟催向稳定,国内的桌游设计开始引起国外市场的注意。“各种杀”的市场也开始萎缩。

b) 出行后

i. 其实这个市场还是很不稳定,地域性差别异常明显,设计、销售、推广和消费严重脱节。设计跟风随性,产品推出和推广不同步;销售苦无导向,只顾分销压旧货害怕新品推广;桌游吧低投高期望,对于消费无理性引导和缺乏开店理念;消费者对桌游的认识还是处于较低层次。这个市场还是很三国杀。越往北越喜欢杀,不喜欢策略游戏,消费阔绰;越往南边越越喜欢推理,比较看重游戏性,消费理性。原创其实能占有一定的市场。

二、鬼戏推广活动的详情

鬼戏巡游 a) 推广模式

i. 我们一行四个人,一个老总兼司机,一个游戏策划,两个市场人员。游戏的推广主要是集中在各地的主要桌游吧,模式是体验+比赛,设置相关的产品展示、气氛营造、体验教学和赛区,四个人,两人分开教学一人陪玩引导游戏发展方向,一人摄影。店主和店员协助引导顾客和辅助教学。只要参与试玩的都会有幽灵公仔或木偶吊饰,参与比赛的可以获得鬼戏和更丰厚的纪念性礼品。凡是过来参观和相关桌游机构都能拿到试推使用的鬼戏和鬼戏海报,凡是相关网站的资深桌游测评师都鼓励测试鬼戏的正式初定版。

b) 推广概况

i. 领着鬼戏跑过许多的城市,我们玩鬼戏已经不下1000盘。发现鬼戏其实并不是和我们随意设想的那样,仅仅是款简单的欢乐游戏。鬼戏的入门很简单,容易得到新手玩家的接受,而鬼戏的策略性体现在质疑阶段和鬼王阶段,老玩家则可以玩出很强的竞技性。而鬼戏的可发展领域也是非常宽阔的。鬼戏的讲解比较繁琐,简略讲解直接进入体验可能容易让玩家接受。鬼戏更像一个RPG游戏,邪道并不是一个让人讨厌的阵型,反而是一个让每个玩家共同争取的目标。因为做鬼王很“爽”。

ii. 推广期间发现很多玩家在玩法上和实际有很大的误差,有很多细节的东西并不能通过视频教学和说明书认知来确定。鬼戏作为一款欢乐游戏,比较适合人性比较扭曲的玩家,极容易引起怨恨的连锁,比较开朗、捣蛋、爱开玩笑的玩家会让游戏气氛变得十分融洽;鬼戏作为一款推理策略游戏的时候,更适合喜欢动脑的玩家,有计算精确的手牌经营理念,有心理演绎和反演绎的推测,有敏锐的洞擦力的,会让游戏步入一个错综复杂的境况,十分考验老玩家的演技和推理能力。同时,鬼戏的推广版还有许多可以改进的地方。

鬼戏巡游 c) 推广效果

i. 许多玩家对这款游戏的评价是“可以,值得一试。非常期待正式版。”游戏里面有很多的原型,但也不是哪一个原型,游戏里面有很多似成相识的效果,但是并不是哪一款游戏。鬼戏的投票机制和鬼王机制都是十分新颖的,还有以后的技能升级系统都是值得一试的。关于活动赠送的礼品,几乎都让玩家有种错感,这个礼品比游戏更给力!鬼戏幽灵公仔的魅力确实强大。鬼戏的插画能得到玩家的赏析,隽秀幽美的中国风。鬼戏的推广也得到各地桌游吧和玩家的支持,基本上是去一个地方就热一个地方,鬼戏的推广工作基本上达到了预期的效果。很多时候玩家能提出很多不同的意见,有些甚至是我们之前没有遇到过的,这些意见都对鬼戏的改进起到非常重大的作用。鬼戏的推广工作还涉及销售渠道商的交流,此次一行,一方面走活动地点,另外一短时间就是和该地区的桌游渠道商了解当地市场的信息,对鬼戏的铺货和销售达成一定的共识。针对不同的地区制定适合该地区的市场推广策略案。

三、各大城市的桌游特点(挑代表性强的来说)

a) 长沙

长沙不愧是一个快女的发源地,夜生活在这里是十分的兴旺,尤其是以酒吧、KTV、电玩、夜市等为主体,长沙可以称为一个不眠的星城。物质文化和虚荣文化在这里很盛行。桌游在长沙也不算是什么新事物,主要集中在解放西路两侧,城市英雄附近,大概有33家。主要是以复式的公寓改建而成,也有少数比较大型的综合性娱乐场所包含桌游。但是长沙的桌游发展并不算太好,一来是收费比较低10-15元,二来是桌游其实不外乎三国杀和狼人等入门游戏为主。策略性的游戏玩的人非常少,比较少专业的玩家和导师。长沙这个市场融入的玩乐业比较庞大,桌游吧能认真投入的其实很少,桌游要凸现出来还需要费很大的劲。但是一旦成型,市场也很巨大。

b) 武汉

武汉我们去的酒吧街附近的Here桌游吧,是个十分兴旺的区域。武汉给我的特点是这个城市很有个性,甚至是男女一样极具个性,女生吸烟的形象尤其突出。武汉的桌游吧分布是分块型的,也是集中在酒吧玩乐和大型商场附近,这边的夜场基本上是满座的,车靠在路边很难找到位置。相对而言,武汉的桌游发展其实比较稳定和迅速。经过了一批三国杀桌游店的大起大落,许多的桌游店找到了比较适合自己发展的路线,有一定的经营理念,对玩家的消费也能进行良好的引导。玩家能够接受不同的游戏,好的游戏在这里非常受欢迎,而不局限在单个或一两个游戏上。武汉的消费比较高,单人消费能上30元,桌游店的生存和发展相对比较容易。而在供货方面,恶性竞争并不明显,主要集中在少数的渠道商手上,基本上能满足市场的需求。

鬼戏巡游 c) 合肥

如果说这一行要数出那个地方的桌游气氛是最差的,估计就要算安徽合肥了。合肥给我们的印象比较差,主要有几个方面。第一,桌游店不成气候,数量少,不集中,消费年龄层较大,桌游的认知不高,桌游渠道商推广比较少;第二,很少看到销售桌游的地点,渠道和铺设都不太成功;第三,本地的物价偏高,和收入不成正比,主要消费在吃喝上。合肥的步行街人气不足,还有明教庙和李鸿章故居在,本来应该算是不错的。可是,步行街的逛店人数不多。白天逛街的时候没怎么发现美女。后来才知道,原来合肥的美女一般是夜场才会出现的。因为桌游属于一种非必需品消费,而这个城市比较在意酒席文化,所以估计合肥的桌游文化要起来有较大的难度。可以尝试以学生为中心展开工作,通过学生文化来影响社会的文化。

d) 南京

南京,对了,12日刚到南京大屠杀悼念日,表示一下默哀。南京是个特殊的城市,在市政建设就能看出这个城市的不一样。南京的桌游点其实很多,但是没有什么正式和不正式之分,因为都是以三国杀和打麻将为主的。其他的基本上只能是凑一下场而已。南京的销售量并不低,以三国杀为主,其他则很差,推广工作也有做,可是就是没有桌游原有的那种氛围,桌游估计只成了一种吸引眼球的道具,过的还是一样的生活,并没有真正的引入文化概念。桌游消费方面也比较便宜,不会特别高。也许,南京需要组建一下比较有特色的桌游吧,才能把这些桌游文化概念渐渐引入他们的生活。同样,南京也缺乏钻研桌游的资深玩家。这个市场能瞬间铺货,但是并不能卖得好。重点在于普及和推广。比如选择多的点进行一些教学辅导,举办相应的活动。

e) 上海

上海,估计是桌游玩家和桌游店最集中的城市了,也是玩家最熟悉的一个桌游城市。上海的桌游文化已经自成一体,经营模式也各具特色,如比较成功的有城市勇者系列和汇佳贩量式桌游店。同样相对集中分布在几个特色区域,桌游的消费人群稳定和大量。所有国内外的作品都能在这里找到,为这种文化提供了文化物资基础。这里桌游店消费很实在,并没有想象中高,玩游戏的也有一定的指导。这些在广州和北京还不能做到这么系统化。还有一定值得提出的就是,在鬼戏活动的当天,有桌游资深玩家的设计交流会,还有桌游设计者、渠道销售商和消费者同台测试不同的新游戏,代表桌游圈子不同身份的人在这里也能好好地相处,非常融洽。他们能坐到一起谈论不同的新游戏,谈论市场的状况,我们作为一个外来的客人在这里也不显得太陌生和格格不入。所以,上海当之无愧是,中国桌游的领军城市。也许广州也能做的很高档,也许北京也能做得很有文化,但是这种雅俗共赏则很难做到。在桌游上,上海是在值得每一个城市借鉴的。而来上海之前,我们也在镇江、常州、苏州也呆过一会,越是靠近上海,桌游的氛围就越好。

鬼戏巡游 f) 杭州

这里是宝马和奔驰的集聚地,旅游的圣地,淘宝的活动信息无处不在,这里的路人看起来十分的悠闲。杭州也属于桌游早期的发源地,暴风在这一带的声誉挺好,杭州的桌游市场相对是不错的,货源充足,推广方便,西湖一带人均消费水平高,适合桌游吧的生存。也许多些设计者和资深玩家的交流会越来越好。之后我们还去了滨文高校园附近的桌游吧,此处和市区又是完全两个样,人多而脏乱,两边小吃列队而过,人数堪比广州的上下九步行街,而主要的消费群体是附近的学生。杭州的发展原来并不是想像中的均衡,这一带的手工艺品很多,有点小公主的感觉附近的桌游吧,在步行街的横街,人流一下打了折扣。因为是针对学生做市场,因此这边的桌游吧并需要太高级,反而增加策略性和多点比赛会更利于自身的发展。杭州之后还有宁波、温州等。再提一下的就是温州的趣玩桌游吧,新店装修十分给力,这里盛行桌面大型飞行棋,号称国内最早的桌游吧。坐落在当地非常有特色的一条小巷,叫“朔门街”,古典和潮流掺杂。

g) 福州

说起福州就想笑,为什么?因为这里有一群十分另类的玩家。我们俗称“钻牛角尖”的玩家。说这个并不是贬义,这群家伙其实非常有趣。福建我们去了福州和厦门,在福州的时候活动地点定在福州师范大学附近。福州的玩家的思想比较开放,对游戏的接触也比较多,这边的桌游款类不亚于上海的老店,相对起欢乐游戏更喜欢策略游戏,他们喜欢扭曲和虐人,玩游戏喜欢玩出BUG,这边的三国杀战队的实力非常的强,风声也此地也十分的受欢迎。福建的桌游定点也是分两大类,一类是靠旺街的,一类是靠学校的,两类人群能形成很好的互补,同时这里不缺乏经营有想法的人,所以福建福州的桌游气氛会越来越好。但是相对应其他偏远的市区基本上是属于未开发区。可以逐渐扩展。还有一点就是,这里的街边小吃夜市一般不会过11点,呵呵,过了某个点数,这里的整条街的小贩就像狂风扫落叶似的不见了踪影。

四、鬼戏正式版的改进

鬼戏推广的另一种重要的目的就是要做满足大众的游戏,游戏始终要做成玩家心中的游戏才会有属于自己的游戏的感觉。这里就列出一些收集的改进意见:

鬼戏修改

1月中鬼戏正式版会协同《寻易》一同出来,敬请留意鬼戏的官网!千万不要错过,这款原汁原味的国内首款鬼神类卡牌游戏。

五、致谢和期望

最后这次活动成功要感谢的人很多。感谢提供这个机会给我们的领导们,感谢老胡一路的5000km的辛苦驾车,感谢一路上不同桌游吧的支持和协助,感谢所有鬼洗玩家的关注和认同…… 要感谢的朋友还有很多很多,我们不可能一个个去诉说,下面只能列出这次活动的选点作为致谢。期望鬼戏越来越好,这次活动的汇报就此告一段落。下一次的推广活动,与你相约奇蒙鬼戏!

玩桌游网

大陆桌游行业发展之弊病与解决之道

今天这个话题其实是从桌游中国论坛上的一个帖子《必然结果:桌游媒体与桌游销售厂商的脱节》而引发的。帖子的原意在于思考这么一个问题:为什么媒体与厂商的互动不够,厂商为什么喜欢做线下的推广而忽略线上的推广。从这个帖子开始,在桌游中国论坛里,玩桌游网的QQ群里大家都踊跃的表达着自己的观点。下面我们就大家的观点做一些总结和归纳,也希望有更多的人参与我们的讨论:如何让桌游产业更好更快的发展,普及到家庭中去。

观点1:香港战旗会、台湾新天鹅堡在大陆只批发桌游,不注重宣传而引发的问题

如果各位稍微关注一下,就大概知道中文版的引进的桌游大多数来自于香港战旗会和台湾的新天鹅堡。国内的中文正版桌游也主要来自于这两家厂商。但是这两家厂商在中国大陆只是一个劲的批发产品,建立地区代理,但是对于终端玩家这块的宣传与培养却压根没做什么事情。这样就导致了一个结果:国内的分销商有几百家,他们不愿意去做桌游的推广与宣传:因为最后这宣传与推广的成本出去了,但是最后用户却不一定在自己的店铺进行购买。在09年、10年的时候这样的情况并没有引发从业者的注意,但是历时两年桌游的受众群并没有得到迅速的扩张与发展,这与带头大哥的不作为是密切相关的。我们希望这两家公司能够在2011年在中国大陆多注重产品的推广与宣传,花费更多的精力在宣传桌游本身上,而不是一个劲的发展下线去囤货。

解决之道:花费点金钱与精力用在其官方网站的建设上:让所有的产品易搜索、丰富产品的内容与图片、录制产品的教学视频从而在玩家花钱之前,对游戏至少有基本概念;积极的参与分销商与桌游吧进行桌游推广的活动。

观点2:国外厂商对中国市场的不重视,导致国内引进产品的效率低下,从而引发盗版产品抢夺市场的问题

我们不知道盗版的《卡坦岛》在中国到底卖了多少套出去,但是现在大家都很清楚的一点就是:盗版厂商的速度已经超出了之前我们的预料。凡是好的游戏,一经国内媒体的介绍之后,盗版厂商在短时间内会迅速的将产品盗版出来,并且以中国的价格立刻在渠道中进行铺货。但是国外厂商对于国内桌游引进机制的腐朽与保守,或者压根说就是不重视的原因,导致新出的游戏无法在第一时间内进行本地化,从而让盗版占据了市场。等中文版出来的时候,盗版早就把这市场给占据了。

解决之道:要么改变这个迂腐的引进模式,要么就只能靠国产厂商在不断改良、原创的基础之上,把游戏做的更好玩,更本地化:让老外知道盗版并不是他们的最大对手,而中国的设计师才是他们敬畏的对手

观点3:中国大陆的桌游媒体压根没有号召力,所以媒体别问我要钱!

在群里聊天的时候,很多桌游厂商表达了一个观点:我投出去的每一分钱都是最好能够看到销量的增长。乍一听的确没错,商人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但是回头想一想,其实是一个厂商到底是想赚一票走人还是想健康的建设这个行业两种态度。对于前者,赚一票走人当然是希望付出1分钱得到1块钱,对于这一类的厂商我们也不愿意多接触;但是如果是想长期在这个行业发展的厂商,自然会想到从上游到下游的任何一个环节是否在现有的模式下发展的好?我厂商赚钱的同时,我的下游,我们的衍生行业能否分到一杯羹?只有这样想的厂商才是真正的促进整个行业发展的厂商,幸好玩桌游网的合作伙伴都是想扎扎实实做事的厂商,而非土老板和农民企业家。

在任何行业发展的初期,媒体都是无钱可赚的,媒体也都是毫无号召力的。就拿桌游媒体来说,除了有盛大、游卡桌游撑腰的一些媒体之外,民间的媒体也没几家。我们的环境和成熟的网游来比是无法比拟的,很多人经历过网游媒体的巅峰时期,但是他从未经历过一个行业初期的媒体创业期。在行业创业期的媒体,更多的需要得到厂商的肯定与支持,这支持也不仅仅是广告费那么粗俗

正是由于战旗会、新天鹅堡的媒体领域内的不作为,所以有一部分国内厂商也认为现在这样的模式是对的:那就是厂商不应该去做线上媒体的宣传,而就应该走传统渠道。其实这是有问题的:厂商才是活动、宣传的领头羊;而媒体则是应该配合厂商去搭台唱戏。如果你苛求还处于温饱都解决不了的媒体去搭台唱戏,厂商在后面冷冷的看着,那么这个行业是没办法各司其职,分工合作的。

解决之道:目前我们也正和厂商在积极的沟通“一唱一和”的合作方式,厂商搭台唱戏,我们做线上的辅助活动,我们也用实际结果来证明我们的方式是对的。这样的模式只试用国内厂商,而非纯代理商。

观点4:桌游吧按目前的模式只能在夹缝中生存,和网吧一样分不到行业蓬勃发展带来的一杯羹。

网游蓬勃发展的今天,很多公司都靠着一款好的游戏上市了,但是网游的最初载体:网吧却没有一家上市,这是为什么?同比看看我们桌游,桌游吧会不会重蹈覆辙?

很多人说,这是不一样的,因为宽带在家庭中普及了,所以取代了网吧的作用。桌面游戏则不一样。但是仔细想想,在2000年的时候,网吧、电脑都不是很普及的时候,网吧的作用的确和桌游吧一样面向产品的最终终端用户。但是网吧同样背负着电脑、房租、保护费等重头的投资与剥削,利润大部分被分走了——这模式和桌游吧一样:房租等重资产投资是桌游吧最为烧钱的地方。

对于这种成本随着业务能力扩大而扩大的商业模式,我们到底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呢?这倒是让我想起了国内的视频网站。视频网站也同样是一个重资产投资的行业,随着视频的越来越多、用户的越来越多,带宽流量、服务器成本随着业务的增长而增长。什么是最好的商业模式?最好的商业模式就是随着业务增长,你的成本依然保持低成本的增长,甚至不增长:这就是网游行业——游戏研发成本之外,只要游戏够好,增加的只是服务器成本,而非研发成本——这也是为什么网游得到这么多资金的追捧。

桌游吧是目前唯一与终端客户接触的场所,也是厂商最应该争取的一个场所。桌游吧就应该开辟桌游销售。所谓的怕卖了桌游其他人就不过来玩的观点绝对是错误的,或者说是那些被淘汰的桌游吧吧主的观念——鼠目寸光。桌游吧不仅仅是1-2款游戏的载体,而是定期就要推出新桌游从而不断丰富你的终端客户需求。客户今天买了一套,过两天发现你这里又有新游戏,你这里有层出不穷的游戏,这才是你的核心竞争力。所以永远不要抱怨客户购买了之后回家玩,回头想想你是否在用心经营你的桌游吧推陈出新?叫座的游戏增长速度绝对超过玩家的接受能力,所以放心大胆的去计划,去卖吧。因此我个人觉得大浪淘沙过后的桌游吧都是兼顾着桌游推广与桌游销售的,所以厂商应该直接把渠道铺入桌游吧,而不是找土财主去压货。

解决之道:怎么解决规模扩大带来的投入的扩大,这个问题我目前也无解,希望各位踊跃发表自己的观点。

观点5:谁为桌游的新用户买单?

当不同的厂商都在拼命做自己产品的推广的时候,一个问题接踵而至:谁为新的桌游用户买单?我今天宣传的是我的产品,他今天宣传的是他的产品。我们的产品都是桌游,但是我拼命做宣传的时候,是不是也同样给我的竞争对手带来了好处?我想,也许正是因为这样的心态,大家都不愿意为这个“桌游”概念去买单。大家希望的是用户知道的是自己的产品更多于桌游的概念。这个问题如何解决,我们也不得而知,需要更聪明的朋友献计献策——对我们而言,提出这些问题,有人愿意去想去思考比我们自己思考出答案更有意义。

解决之道:尚无,欢迎各位继续讨论。